家鄉的年味兒\林玲

  圖:和麵、包餃子是北方最傳統的年味兒\資料圖片

  一年裏的時光裏,對於離家在外的遊子來説,最想的味道應該就是家鄉的味道了,尤其是家鄉的年味兒。伴隨着大紅燈籠高高掛,喜慶春聯户户貼,家鄉的年味兒特別温暖。

  我的老家,是內蒙古東北方向的一個小城市,是一個綜合了內蒙菜、東北菜和朝鮮菜的美食之城。但對於過年來説,包餃子才是最正宗的家鄉年味兒。

  對於土生土長的北方人來説,餃子情結幾乎是人人都有的,我家也不例外。逢年過節,家裏人總是要倒上麵粉,和麵和餡,擀皮兒包餃子,我吃過最好吃的餃子,是有一年去農村的遠房舅舅家吃的驢肉餡兒餃子。在吃之前,長輩們就説過“天上的龍肉,地下的驢肉”,好吃程度,可見一斑。包餃子的時候,我們家不論男丁女丁,都會按部就班地坐下來,一邊在炕上聊閒天兒,一邊包餃子,張家長李家短,説着一年的經歷和趣聞。可以説包餃子是北方傳統社交的一種方式。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裏,兩百多個餃子就能齊齊整整地排排站好,下鍋十分鐘家裏霧氣騰騰滿是餃子的香味。

  記得當我是小女孩兒的時候,在霧氣下,老是偷偷覺得自己和電視劇裏騰雲駕霧的仙女有一拼。即便是現在想來,也覺得餃子味兒的仙境真好,帶着香味引出每個家人肚子裏的饞蟲,小孩兒隔兩分鐘就會跑到廚房打探:“太香了,啥時候能吃?”大概二十分鐘左右,蒸餃就能冒着熱氣出鍋了。麵皮在霧氣下閃着麵粉獨有的光澤,皮不薄不厚,咬一口稍微有點燙嘴,然後從餃子裏就流出油乎乎飽滿的肉湯來,餃子皮有嚼勁兒且有點香甜,餃子餡料緊緻飽滿抱成肉團,一口下去滿口香氣,麵皮上帶着肉香,剛好解咸解膩,想吃肉就囫圇吃一口餡,不由大呼過癮,配着手搗的蒜泥醬油,不吃二十個大餃子是絕對沒辦法放下筷子的。現在這樣想想,也是回味無窮。

  餃子之於我們家是有儀式感的。每年過年,大年三十的那天,一般下午三點左右我們一家人就會先吃些飯食墊墊肚子,然後就開始準備麵粉和餡料。晚上八、九點鐘的時候,爸媽我和奶奶就會一塊兒包餃子看春晚,十一點半下鍋,十二點倒數過新年時正好一家人在吃團圓飯。我很愛這種感覺,過年的氛圍和家的温暖就在這齊齊整整、團團圓圓之間四處瀰漫。

  上了大學開始,我就來到了南方,這裏所有的餃子皮幾乎都是機器量產的,麵皮絲毫沒有嚼勁,包餃子的時候邊上還備着一碗水,用來黏合餃子皮。

  要知道,北方和麵用熱水冷水、加多少水、怎樣和都是有講究的。大概是由於不擅長,在南方,餃子似乎成了一種普通人家都不會特地在家裏做的麻煩吃食,缺少了包餃子的氛圍,南方的年於我而言自然也就少了幾分味道。

  我知道今年來有不少都市男女都怕過年,但我不怕。大約是因為我的愛很窄吧,一如詩中所説:“我的愛是針尖上的蜂蜜”,我把它放在爸媽和奶奶身上,放在家鄉的飯菜裏,放在一家人一塊兒包的餃子裏……家鄉的年味兒,此時此刻我由衷地想念着,正如回家過年,此時此刻我也由衷地期盼着。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