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餃子\任林舉

  圖:包餃子的每個細節都要用心\資料圖片

  母親年輕時剁餃子餡兒,是雙手持刀。兩把刀交替着在砧板上翻飛,傳出來的聲音聽起來很像一把機關槍,噠噠噠,連發射擊。

  那時,我們還小,不太懂得那是一種強度很大的勞動。那急切的聲音正暗和着我們心頭的急切,讓我們感到了一種爭分奪秒的快意。

  當母親將剁碎的肉、菜加佐料,攪拌成餃子餡兒時,父親和爺爺也加入進來。父親和麵、擀餅,爺爺則找到幾樣我們猜不出是什麼的小東西悄悄包在餃子裏。

  除夕之夜,在“子時”來臨前的幾個小時裏,時鐘的指針、父母、爺爺忙碌的手、我們不停蠕動的胃以及目不轉睛的巴望,都在期盼或催促着一個複雜的流程快快結束,讓一種在中國流傳了一千八百多年的古老食物——餃子,呈現於口邊。

  新舊更替,歲逢“交子”。大人們懷着一種喜悦且莊嚴的心情籌備這個辭舊迎新的儀式,盼的是上天保佑,吉祥如意。而我們這些小孩子,熬過了整整一年沒油沒水的寡淡日子,卻一門心思盼望着這最後時刻的來臨,只為盡情享受眼前這一年一度的美食。

  因為這餃子是未來日子的象徵,所以每一個細節都要用心。麵皮要用最好的小麥粉;餡兒要選上好的肉和最有“講究”的蔬菜。在東北老家,做餃子餡兒必備的兩種蔬菜一種是芹菜,一種是白菜,取其諧音:大約就是“勤勞”而得“百財”的意思。

  吃餃子的時刻,一定要在凌晨一點。時鐘一響,户外鞭炮齊鳴,室內水餃下鍋。一家人在熱氣蒸騰的歲首,一邊吃着可口的餃子,一邊幻想着接下來的好日子。可是吃着吃着,每每就吃出了驚奇。先是我在餃子裏吃出了一枚花生,爺爺説,你將來一定能步步高昇。接着,弟弟又從餃子裏吃出了一枚錢幣,爺爺大笑,説弟弟適合經商,可以大發其財。現在,只有妹妹沒有吃出什麼驚喜了,我們都替她着急,鼓勵她多吃幾個。我想,如果我咬到了什麼特殊的東西,就假裝不知道,把那個餃子悄悄給她,她也就得到了祝福。最後,妹妹還是從餃子裏“吃”到了一塊水果糖,全家人都樂得喜笑顏開,説妹妹長大後定能過上甜蜜的日子……

  日子,説過果然就迅疾得如白駒過隙,轉眼就是幾十年的光景。如今,兄弟幾個都到了父母當年的歲數,天各一方,自有歸屬。當年藏在餃子裏的美好祝願,基本兑現,但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令人振奮。大家只是過着安穩平常的日子,但每至除夕,還是要像當年的父母一樣,認認真真地包一頓餃子,把美好的祝願給我們的孩子。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