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過年\陳敏

  今天是祭灶神的日子,也就是我們俗稱的小年了。在中華上下五千年的傳統中,過年是一種團圓,是一種闔家歡聚的象徵,但隨着時間增長,現在的年味兒越來越淡,大家對年的期待也越來越小,甚至有些怕過年了。

  在過去那個物質匱乏的年代裏,過年意味着可以在除夕這天吃頓飽飯,有件新衣服穿。孩子可以含兩塊糖,久別的親人可以團聚,大家吃着團圓飯看着春晚暢想古今。

  還記得我小時候在農村過年,不到小年就已經回了老家天天地盼了起來。那時候,每逢過年,家家户户都會殺年豬,幾個小孩圍着年豬,等待殺豬師傅把唯一一個“豬八戒”給我們這些看熱鬧的孩子們。所謂“豬八戒”,其實是豬頭裏面的一個小器官,老家的人認為它能辟邪,俗稱作“豬八戒”。殺完年豬的當天,鄉親鄰里間會走家串户地吃百家飯,其樂融融,記憶裏的年,滿是一片温馨和諧的景象。

  那個年代裏沒有手機,也很少有遊戲機出現,所以孩子們都是一群人追着跑、玩過家家、堆雪人、捉迷藏、年齡稍大點的孩子就玩滾鐵環,那個時候過年無非就是害怕被問到成績,但小孩,問完就算完了,轉身又去玩了,絲毫不影響過年的興致。但如今這個年代就全然不是這個模樣了。

  先説説智能手機吧,自從互聯網走進了千家萬户,智能手機成為了人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以至於如今,每逢過年過節,都是一桌人各自盯着自己手機,在網路世界裏暢言,而面對面的互相溝通卻少之又少。再説説電視,如今怕是已經沒有多少家庭還能像十年前那樣,一家人圍坐在一起,吃完年夜飯磕着瓜子兒就守着電視機看春晚了吧?也不知究竟是春晚不如以前好看了,還是現在網路發達了人們見過的“世面”太多了,就越來越覺得春晚沒了意思?想想自己,似乎也已經有幾年沒有看過春晚了。過去,春晚是一年的新詞彙新段子,流行詞的旗幟,引領這一年的方向;現在,春晚是對網路詞語的總結,拾人牙慧。尤其是現在,伴着搶紅包,發紅包,春晚也成了我們搶紅包的交響曲。

  隨着經濟的發展,新衣服隨時可以買來,送貨到家;隨着交通的發展,天南海北的親朋好友,只要能騰出時間,金錢足夠,平時的小聚也能實現;隨着科技的發展,天涯海角的朋友拿出手機 也能面面交流;隨着日子越過越好,年味兒也就越來越淡了。

  再不情願也得承認,在物慾橫流的今天,春節似乎已經成為了一種形式,一種多年積攢下的習慣,年輕人雖不愛春節,卻對過節日有一種獨特的喜愛。只為了在繁忙的工作之中,抽出一點時間,讓貧瘠的身體趁着年節暫時地修養生息。可誰曾知即便是春節也有讓人頭疼的地方,同學舊友的豪聚讓人倍感壓力,走親訪友的家長裏短又伴隨着催婚問工資的煩惱……這樣的年,誰又不怕呢?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