停頓,你能否接受?\徐海娜

  學習過音樂的人都知道,在一篇樂譜中,休止符是很常見的。休止符的出現,意味着停頓,或長或短,不可或缺。富創造性的爵士樂中,音樂家們更是常常運用樂曲中的停頓來創造豐富的層次變化。當我們欣賞音樂會的時候,也會常常發現演奏中有不少停頓。當樂曲中出現沉默的片段,你會以為不是音樂的組成部分嗎?

  我想,沒有人會認為樂曲中的片刻沉默不屬於那段音樂。當一陣排山倒海之後,忽然樂聲沉降,萬籟俱寂,聽者大概也會特別屏聲息氣,因為這片刻的停頓,提升了人們的期望和參與度,人們的精神會在沉默的樂章之後更加投入。我想,看待孩子的成長也是這樣,那些日常生活中的“停頓和沉默的片段”都有意義。

  身邊有位媽媽卻因為孩子的“停頓”而苦惱。原來最近,她的孩子每天放學之後,總是懶洋洋的,打不起精神,什麼都不想做。她説,“我沒有要求他回家後就要立即寫作業和學習,但是我就是不能忍受他無所事事的樣子”。眾人開解她説,小孩子就是這樣,上了一天學了,很累需要休息一下。她又説,不是不讓他休息,每天回家,她都為孩子準備了一些小食,希望他吃了,然後沖個涼,但是他什麼都不做,不吃也不動,坐在那裏發呆。她説,她無法接受讓時間這樣白白流過,哪怕就是玩,也是一種“不浪費時間”的方式。

  大家問她是否和孩子談過,她也説談過了,並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情,孩子只是説累了,想休息一下。有心理學家就挑戰她説:“你是如何來定義時間的意義呢?”她頓時陷入沉默。“如果説,你認為玩也不算浪費時間,那麼發呆為什麼就算浪費時間呢?”我覺得那位心理學家的話很有道理,這位媽媽顯然就是無法接受孩子在日常生活裏出現的“停頓和沉默的片段”。

  然而人生,又何嘗不像是一章樂曲,有時是密鑼緊鼓的音符,有時需要休止符的調節,這些本來就是生活的一部分啊!對於有些孩子來説,望天發呆就是他們休息的一種方式。而且發呆做為一種減壓和休息的方式也早已被社會認可,就像是注重“靜默”的瑜伽的流行。也像很多心理學家宣稱的那樣,人們進入這樣一種“專注的無意識”,能創造一個純淨的自我空間,是讓大腦休息的良好方式。

  有時候,發呆和靜默也並不是什麼都不做,孩子也許在回想當天發生的事情,或者在做其他的思考。台灣曾經翻譯出版過一本書叫《跟着大腦去旅行》,作者Michael C.Corballis是個心理學家,擅長研究認知心理學、進化心理學和神經心理學。

  他在書中指出:“研究發現,休息狀態時流向腦部的血液流量僅比工作狀態時低5至10%,而且休息狀態時的腦部活躍區域比工作狀態時的來得廣。”人腦在“無所事事”的狀態下並未完全休息,而是有一個活躍的區域,被學者們稱為“預設模式網絡(default mode network)”,這一大片區域雖然不直接涉及認知或回應外在世界的部分,卻與記憶、情感、創意都密切相關。他還説:“神遊是創造力的來源,是創新的火花,長期來説能讓我們過得更好。”所以我也推薦那位媽媽去看一下這本書,也許她會改變自己的看法,不再認為孩子發呆就是在浪費時間。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