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從文的飯局\梅莉

  看過一篇八卦民國文人下館子的文章,説最愛下館子的人是魯迅,最不愛下館子的是沈從文。於是,文章説因為魯迅稿費收入高,所以有錢下館子,而沈從文收入低,所以不愛。

  我覺得這是一個方面,但以沈從文當時做大學教授的收入與他發表的作品看來,收入應該不低,還不至於窮到沒錢下館子,還有,他可是娶了女神張兆和為妻。主要原因是他從小家境窘迫,兼有文人的清高有關,拒絕了張家的嫁粧也就等於拒絕了資助,平時喜歡收藏古董字畫都是很燒錢的,內心善良敦厚,常資助他人,還不善理財,所以日子過得緊巴巴的。

  自兩人有孩子之後,女神經常為錢不夠用而指責他“打腫臉裝胖子”亂花錢。一個才華橫溢的作家,一位是赫赫有名的閨秀,落入塵世煙火後,日子也過成“貧賤夫妻百日哀”的一地雞毛,想想真是令人感慨。

  所以,黃永玉在回憶他的表叔裏寫道,沈從文的飯局只有有限的幾次。一次是徐志摩和陸小曼的婚宴,一次是他自己的婚宴,還有一次,就是他一生都念念不忘的郁達夫請客。

  當時二十歲的沈從文,來到北京找出路,懷揣着“北京,我要來征服你了……”的理想,成為北漂一族。可惜他只有小學文化,在北京考大學自然考不上,空有一腔寫作的熱情,才華嘛,當時也還沒來得及展現。第二年冬天,一邊當旁聽生,一邊打工的沈從文飢寒交迫,幾欲餓死,絕望之中給當時在大學任教的郁達夫寫了一封信求助。

  也許是沈從文在信裏小露了一手才華,郁達夫接到信後竟然親自跑來看他,“此時的沈從文已經三天沒有吃東西,坐在涼炕上瑟瑟發抖。”郁達夫當即帶他去下館子。在飯館裏,郁達夫點了一份宮爆肉丁,還有幾個葷菜,對沈從文來説是大餐了,他吃得狼吞虎嚥,完全不顧形象。這頓飯,共吃了一元七角多,郁達夫拿出五元錢埋單,找回的錢一併給了沈從文,又貼心地解下脖子上的羊毛圍巾繫到沈從文脖子上。這件事沈從文記了一輩子,七十多歲高齡的他,跟侄女鬱風回憶起這段往事時,仍然笑得天真,説得激動:“那時候的五塊錢啊”!

  倒不是郁達夫多有錢,只能説他待人真誠、宅心仁厚。他在見過沈從文後,深有感觸,後寫了篇《致一個文學青年的公開狀》,文章寫得嬉笑怒罵、意味深長:“平素不認識的可憐的朋友,或是寫信來,或是親自上我這裏來的,很多很多,我因為想報答兩位也是我素不認識而對於我卻有十二分的同情過的朋友的厚恩起見,總盡我的力量幫助他們。可是我的力量太薄弱了,可憐的朋友太多了,所以結果近來弄得我自家連一條棉褲也沒有。這幾天來天氣變得很冷,我老想買一件外套,但始終沒有買成……”一條棉褲都買不起的郁達夫請沈從文吃一頓飯卻出手大方。看了這段,很温暖,民國文人間的扶持之風是那個時代的君子風度。

  比如魯迅之於文學青年,比如胡適之于有志青年,他們都不惜盡一己財力助人。而吃了郁達夫一頓大餐的沈從文,後來也同樣幫助過他人,其中就包括他的弟子蕭乾,第一次見面,他就請蕭乾下館子。這對不常下館子的沈從文來説,也是對郁達夫的另一種致敬吧。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