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山雨欲來 中國宜兩手準備

  圖:在中國服務市場開放的過程中,可針對美國企業設定差別化市場準入限制,作為對美國貿易戰政策的反制措施

  隨着美國貿易保護主義傾向的抬頭,中美之間爆發貿易戰的可能性上升。中國如果想規避貿易戰,需要妥善設計對美策略,構築博弈均勢,引導博弈結果向有利於中方的方向發展。中方一個可行的博弈出路是做好打贏貿易戰的準備,中國能打贏貿易戰,貿易戰就打不起來。在當前中國服務市場開放的過程中,可針對美國企業設定差別化的市場準入政策,這將是威懾美國的有效策略。\光證資管首席經濟學家 徐高

  數據顯示,2017年,美國對中國貿易爭端的立案數量再創歷史新高。美國也已經以國家安全為由,否決了數項中國商品和資本進入美國的商業活動。在2018年的國情諮文中,特朗普總統還稱中國為挑戰美國利益、經濟和價值觀的“對手”,將中國視為美國面臨的“危險”之一。

  一、中美貿易戰概率上升

  在當前緊張的中美經貿關係背後既有短期因素,也有長期因素。短期的觸發因素是美國對中國貿易逆差的擴張。特朗普總統曾誓言要削減美國的貿易逆差。但在他就任美國總統的第一年,美國對中國的貿易逆差卻不降反升,從2016年的3470億美元上升至3721億美元,佔到了當年美國總貿易逆差的47%。2018年11月美國將進行國會中期選舉,支持率已下滑至低位的特朗普總統為了穩住選情,自然會大打貿易牌,通過對中國施壓來爭取選民。

  但更令人擔憂的是此輪中美經貿關係趨緊背後的長期因素。隨着中國經濟的快速發展,中美在經濟規模、綜合國力、全球影響力等各方面的差距都縮小到前所未有的程度,讓美國這個主導了上世紀人類社會的國家感受到了威脅。美國的精英階層也逐步形成了一種共識,認為中國未來並不會向美國模式收斂,而會走自己獨特的道路。這讓美國人眼中的中美關係變得更不確定、也更不可控。

  所以,儘管在歷史上中美經貿關係時有起伏,但現在的趨緊不僅是個短期現象,而是折射出了美國對中國長期看法和戰略的改變。中美之間的互動已經進入了一個新的階段,經貿關係中的緊張情緒不會因為美國中期選舉的過去而煙消雲散。

  二、中美經貿博弈的困局

  既然美國已經把中國視為一個對其構成威脅的對手,那麼中國在思考中美經貿關係的時候就需要有更多的博弈思想。得通過構造博弈的均勢來維護雙邊關係的穩定,而不能一廂情願的認為局勢不會惡化。對中國這麼一個世界性大國來説,和平不可能來自別國的恩賜,而只能建立在自己打贏下一場戰爭的能力之上。經貿關係也是同樣的道理。

  當前中美之間的經貿博弈可以用一個簡單博弈模型來描述(見配表一)。將雙方的經貿政策抽象成為打貿易戰與不打貿易戰兩個選項。由於雙方都各有兩種選擇,所以理論上可能會出現四種結果。但很顯然,在美方選擇不打貿易戰的情況下,中國肯定不會挑起貿易戰。所以現實中可能會出現的結果只有三種:雙方都選擇不打貿易戰(不打、不打),雙方都打貿易戰(打、打),以及中方不對美方的貿易戰政策做報復,單方面選擇不打(不打、打)。

  將這三種情況下中美雙方的收益寫在配表中:表格的上下兩行分別對應中方“打貿易戰”和“不打貿易戰”兩個政策選項;表格左右兩列則分別對應美方“打”和“不打”的選項。其中標有數字的三個格子分別對應三種現實中可能出現的結果。每個格子中左下角的數字對應在這種情況下中國所獲得的收益,右上角的數字則是美國所獲得收益。

  很自然地,雙方都選擇不打貿易戰對雙方都有利,可以假設在這種情況下中美雙方所獲得收益都是2。而雙方都選擇打貿易戰,則對雙方都有害,假設在這種情況下,雙方所獲得收益都是0。美方選擇打貿易戰、而中國選擇不打(即中國對美方貿易戰的措施不進行報復)的這個情形需要分析一下。在這種情況下,中方肯定會受損失。可以假設此時中方的收益是1,低於雙方都不打貿易戰的情形,但高於雙方都選擇打的情形。而在美國目前的決策者看來,通過貿易戰的政策可以迫使中方讓步,讓中國不再能夠佔美國的便宜,因而能夠讓美國獲得更高的收益。因此,在美方的認知中,此種情況下美方的收益可設為3,比雙方都選擇不打貿易戰時美方的收益還要高。

  在這個博弈中有兩個特別重要的數量關係。第一個關係是在中方選擇“不打”的情況下,美方選擇“打”或“不打”的收益對比(在圖中用橫着的橢圓虛框圈出)。在前面的收益假設之下,美方會發現,“打”是對他更有利的選擇。

  博弈中的第二個重要數量關係是在美方選擇“打”的時候,中方選擇“打”或“不打”兩種情況下所獲得的收益對比(在圖中用豎着的橢圓虛框圈出)。上面所做的收益假設意味着,在美國選擇“打”的時候,中方選擇“不打”(不進行報復)能得到更高收益。這可能是因為中方的不報復會讓貿易戰烈度維持在一個較低水平,而不至於不斷升級。在這樣的收益對比下,美方會知道中方一定會選擇“不打”來退讓。

  在這兩個數量關係呈現如配表所示的大小關係時,美方一定會選擇打貿易戰,而中方一定會選擇不報復。用博弈論的語言來説,(不打、打)是這個博弈的納什均衡,也是這個博弈最終的走向。當前的中美經貿關係之所以向着令人不安的方向發展,根本原因就是現實背後的這個博弈困局。

  中方對策之一:扭轉美方偏見

  為了規避貿易戰,中方可以採取的一個對策是試圖糾正美方的偏見。美方要跟中國打貿易戰的理由是站不住腳的,其貿易保護主義和單邊主義的傾向也並不符合美國過去一直鼓吹的理念。美國國內也有從中美貿易中獲益的沉默大多數。如能用美方能夠接受的方式説服美方,讓美方認識到打貿易戰對其自身也不利,那貿易戰就能消弭于無形。藉助前面的博弈模型來説,如果能讓美國相信自己在左下角格子中的收益比2小(比如是1.5),那麼博弈的納什均衡就變成(不打、不打),貿易戰就打不起來了。

  從理論上來説,勸説美方扭轉偏見是跳出博弈困局的可取之策。但在現實中,這條路走起來難度大,見效慢,且中方的掌控力不強。目前,中美經貿問題在美國國內已經變得高度政治化,理性分析未必能很快扭轉美國民眾的情緒。此外,也不排除美方揣着明白裝糊塗的可能。所以,交流溝通固然重要,但中方也不能將貿易戰打不起來的寶都押在這條路上。

  中方對策之二:做好打贏貿易戰的準備

  還好,中方還有規避中美貿易戰的另一條對策——通過構建打贏貿易戰的能力來避免貿易戰的發生。中方必須現在就為貿易戰全面開打、不斷升級的最壞情況做好準備,並制定在這種情況下打贏貿易戰的方案。用前面博弈模型的框架來説,就是得讓美方相信中國在雙方都選擇“打”的情況下(左上角的格子),能夠獲得比中國選擇“不打”時更高的收益(比如説1.5)。

  中國的報復很可能引發美方的反報復,令貿易戰升級,最後讓雙方都更嚴重受損。所以,為了讓中方在貿易戰中獲得比不報復時更高的收益,中方的報復政策必須要讓美方難以承受,促使其迅速改弦更張,結束貿易戰政策。因此,中國在報復時應儘量找那些能夠對美方長期收益帶來重大影響的報復政策。以這一標準來衡量,向美國進口商品徵收報復性關税並不是最好選擇。這是因為中美之間的貿易有很大互補性,中國從美國進口的商品也是中國所需,而且這樣的政策對美方長期收益的影響仍然不夠高。

  中國更好的報復政策是國內服務行業的對外差別化開放。高端服務業正是美國的比較優勢所在,而出於自身發展的需要,中國現在也有開放國內服務業市場的需求。在中國服務市場開放的過程中,誰能佔得先機,誰就擁有了未來。這其中的利益絕不是當下的幾十億、幾百億所能衡量的。如果中美之間真的爆發貿易戰,中國可以推遲國內服務市場向美國企業的開放,而將機會讓給別的國家。美國企業在中國服務市場的開放中如果一步慢,以後就可能步步慢,最終形成不利於美方的市場競爭格局。這對美國來説是不可承受之重。

  三、規避貿易戰的出路

  從以上中美經貿的博弈分析來看,中美之間的貿易戰是可以避免的。但要規避貿易戰,中方不能一廂情願地認為緊張事態會自動平息,而必須要從博弈的角度妥善選擇對策。中方必須要認識到,美方對中國的戰略定位已經發生了重大變化。在近期中美貿易緊張狀況加劇的背後,是美國對華戰略的大幅度調整。美方已經把中國當成了挑戰者,當成了對手。在這種情況下,中國需要構築博弈均勢,引導博弈結果向有利於中方的方向發展。

  從博弈的角度來分析,中國要想避免中美貿易戰的發生,就必須要做好打貿易戰、並且打贏貿易戰的準備。中方不怕打貿易戰,貿易戰才打不起來。目前,中國正在加大國內服務業市場的對外開放。在中國服務市場開放的過程中,可針對美國企業設定差別化的市場準入限制,以作為對美國貿易戰政策的反制措施。這會讓美國企業在中國市場中失去先機,在長期給美國帶來高昂代價。這一撒手鐗,再加上報復性關税等其他舉措,可以給美國帶來足夠威懾,從而讓美國放棄貿易戰的政策。

  中美是經濟規模排名世界前二的經濟體,中美之間的經貿關係不僅是中美兩國的事情。美國對中國的貿易戰措施除了傷害中國之外,也會連帶損害跟中國處在同一產業鏈中的其他國家和地區的利益。因此,在可能爆發的中美貿易戰中,中國有條件與其他廣大國家形成同盟,對美國形成國際輿論壓力,同時對沖中美貿易戰的不利衝擊。這也能降低美國發動貿易戰的機率。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