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春與春餅\余靖

  圖:北方立春有吃春餅的習俗\作者供圖

  窗外明明還飄着鵝毛飛雪,日子卻不知不覺地就到了立春。

  每年立春,母親都會照例做春餅,這是我最喜愛的美食之一。作為一名肉食迷戀者,蔬菜絕對是我的宿敵,我及其不能忍受牙齒和蔬菜纖維碰撞的感覺,這讓我的嘴巴運動得特別累。但是將蔬菜包裹進薄薄的餅中,似乎那些可惡的纖維也變得柔軟、可愛了,很好咬,于嘴巴來説更是難得的享受。包裹蔬菜的餅,母親管它叫做“單餅”,不知道為什麼它會有這樣的名字,因為它都是成對做出的,但偏偏名字中有個“單”字。兩塊麵團結合在一起,用擀麵杖同時擀薄,再同時入鍋烤製,一次能出兩餅,中國人的美食智慧隱藏在每個細節中。

  我生活在中國東北部,我們那裏冬天新鮮的蔬菜在過去是少有的,似乎只有白菜、土豆之類的能夠放置很久的蔬菜,即便有一些來自於南方的蔬菜,價格往往是特別高的。在我的印象中,冬天在我們那裏,只有大年三十才能吃得上一些新鮮蔬菜,父母也才肯捨得花高價買些新鮮蔬菜回來吃。

  我們家的春餅裏面夾的菜主要是土豆絲、豆芽、乾豆腐絲,這是母親俗稱的素三絲。在立春這天品嚐這些蔬菜代表了春天萬物復甦、預示生命的開始,有時立春是在過年之前來臨的,那麼也就相當於多了一次在年前吃上新鮮蔬菜的機會了,雖然這裏説的新鮮蔬菜只不過是再普通不過的蔬菜了,但與平日裏的飲食相比,春餅絕對是稀罕物。

  如今的生活,我們在飲食方面越發自由了,平日裏只要能想到,任何東西都能馬上吃到,再不必追隨季節和時間的腳步,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如今的年味變淡了。但是對於春餅來説,平時我很少會讓母親做,似乎總是要等到立春這一天才享受這般美味才能保住這一抹舌尖上的享受。

  在我童年生活的城市,哈爾濱,有一家老昌春餅,但是我從未光顧過,聽説他們家的春餅特別薄,可以透過春餅看清報紙上的字。不過從小我很少出去吃飯,所以一直沒有機會品嚐到它的美味。真希望現在就飛回哈爾濱品嚐上這一口。

  捲餅一直是我跟我先生的最愛,以至於我們每次去吃肯德基,只吃雞肉卷。街邊攤我們的最愛便是山東雜糧煎餅、雞蛋灌餅。至今,讓我印象最深的還是在哈爾濱地下商街的一家捲餅,跟老昌春餅一樣的,我也從來沒有品嚐過,但是每次經過那裏,我都會去花一段時間去那裏看看熱鬧。

  那家捲餅攤就在地下商街的中間,攤子特別的小,也就是一張捲餅攤開來那麼大,中間放着厚厚一沓捲餅,餅很薄,微微泛黃,而且看起來似乎特別有彈性,跟家裏母親做的春餅還是不同的,那種麵粉裏面應該是夾雜着澱粉之類的,而且餅的表面光滑無比,只要看見就感覺要垂涎欲滴。一有顧客來,攤主便會先把蒜蓉辣醬刷在餅身上,再放一些炒土豆絲在上面,迅速捲起,用塑膠袋包好,這樣一份捲餅就完成了。我小的時候特別聽話,也從來不敢跟母親要吃的東西,也就從未品嚐過這家捲餅的滋味。不過每次陪母親逛街經過那裏,我都會觀察攤主是怎樣製作捲餅的,那也成了一段特別有趣的童年經歷。時過境遷,過去的這家捲餅攤不知道是否還在,是否已經變成子承父業的家庭產業了呢?又或者已經升級到了高級飯店也説不定。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