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里不同風 百里不同俗\小冰

  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的人,習性不盡相同。美國人不同於歐洲人,歐美人不同於亞洲人,南亞人不同於東亞人,東亞的日本人又不同於韓國人。好比説都是白人旅行團,如果導遊説話時大家認真聽,守紀律守秩序的,那一定是德國團;如果有人在聽,有人在笑,有人在幽默打趣的,那是美國團;又或者,都是亞洲人,站得畢恭畢敬,洗耳恭聽,聽完了才提問的,是日本團;嘰嘰喳喳、少數人在聽,大部分人在説話的,是韓國團;三分之一在聽,三分之一在説話,三分之一在東看西看的,是中國人。

  中國人強調整體優先,從整體到具體。時間按年月日排列,地點從大地方説起,國家、市區、街道,最後以人名收尾;西方人的思維方式,則從具體到整體,從小地方到大地方,時間空間先説小的,大的放到最後説,信封上的國名總是在最下面。

  一次在東京轉機之後,與一位日本人鄰座,十幾個小時的飛行,中途我起身去衞生間,對他説“Excuse me”,他即認真地起身讓路,弓腰哈背,彬彬有禮。當時我想,如果是我,中國人,我最多大大方方地説一句“不客氣”;如果是美國人呢,他可能一邊隨意起身讓路,一邊和你搭話。

  美國人也有説話不爽快、繞圈圈的時候。好比説,如果他不認同你的説法,會告訴你“你的觀點很有趣”。一次從洛杉磯飛往波士頓,空中先生在廣播裏説:“……在波士頓的上空,我們將把風雪阻擊在窗外……。”他不直接説那邊天氣不好,而是間接幽默地告訴你,那邊在下雪,要注意防寒。如果是我們,就直接説天氣怎樣,氣温多高了。這種話,不知道日本人怎麼説。

  中國人結婚要大紅大綠,忌諱白色黑色。美國人結婚則以白色為基調,認為白色嚴謹、祥和、純潔無瑕。如果大家在婚禮色彩上較真兒,中國人和美國人,都會感到對方莫名其妙。中國人認為有些行為失禮,超越身份,好比説晚輩直呼長輩的名字是一種傷害,可美國人卻認為這樣顯得親切。

  有的中國人愛講大道理,常常把簡單的事情複雜化,動輒上綱上線,強調概括性、原則性,如果細節太多,怕被認為沒水平。美國人重視獨立思維,複雜的事情簡單化,關注個案,直接具體,越細越好。“芝麻街”講述卡通人物,故事簡單有趣,深入淺出,讓孩子們懂得崇尚自然、尊重生命。

  美國和香港曾受英國殖民管治,但是在諸多方面卻各説各的。在美國,車輛行人靠右行,把地面那層樓叫一樓,上一層叫二樓,與中國大陸一致;香港的車輛行人要靠左,把地面那層樓叫“底層”,要上一層才叫一樓。大陸人到了美國不用改習慣,照樣靠右行,地面上的叫一樓,上一層叫二樓。倒是來到香港,離祖國咫尺,反倒有了落差,走路要靠左,地面那層要叫底層。

  殖民時期香港人的生活習慣,迴歸後不變。我問一個朋友:“明明是一樓,為什麼要説底層?”她説:“地面不叫樓,樓也,空中也。”她的解釋看似很有道理。有道理還是沒道理,入鄉都要隨俗,幾十年根深蒂固的習慣,説改也就改了。你看,我現在就很習慣。

  中國人的唐式思維,美國人的洋式思維,日本人的和式思維,不同的思維方式,帶出不同的言語模式和行為模式,都在理上。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