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見,我的精神領袖/邢 靜

  有不少喜歡王菲的人都奉她為精神領袖,因為她吸引人的地方不僅僅是那空靈的嗓音,還有她灑脱清高的個性。雖然我也喜歡王菲,但對於精神領袖這個稱謂而言,我更推崇的人當屬Dolores,是的,就是Dolores O'Riordan(多洛絲.奧瑞沃丹),那個傳奇愛爾蘭樂隊“小紅莓”The Cranberries的主唱。

  然而,繼林肯公園(Linkin Park)樂隊主唱Cheste的驟然離世之後,音樂圈再傳噩耗—我的精神領袖,我最喜愛的樂隊主唱,Dolores O'Riordan也離開了塵世。經其經紀人確認,本週一,一月十五日,Dolores在倫敦忽然逝世,終年四十六歲,目前死因成謎。這個能作曲,能彈結他,還會吹笛子的靈魂女歌手,就這樣悄無聲息地走了,來不及與歌迷説一聲再見,來不及再唱一次《Dreams》(夢)就撒手向天堂走去了。

  聽到這個噩耗,我的心有一種不知所措的放空感,悲傷隨之而來。要知道,失去精神領袖的痛,是難以言説的,那不僅僅是要告別青春的無奈,更是空餘單曲回放的遺憾。這個以空靈唱腔聞名於世的女主唱,自上世紀八十年末率領“小紅莓”樂隊從愛爾蘭利默里克郡出道後,在九十年代初期,就已經憑藉《Linger》(揮之不去)、《Zombie》(行屍走肉)、《Dreams》等樂曲蜚聲國際,並啟發了世界各地以及華語樂壇的多位音樂人,這其中,也包括了王菲。九十年代初期,王菲的成名曲之一《夢中人》就是改編自“小紅莓”樂隊的單曲《Dreams》。

  如果説Dolores是王菲的啟蒙導師,我想很多王菲粉絲怕是要不高興吧,但無論從性格還是唱腔上來比較,二人都是有不少相似之處的。Dolores很有自己的主見,在造型上從不隨波逐流,髮型也經常變換。令人印象最深的,恐怕要數她在帕瓦羅蒂的演唱會上的那一頭紅色短髮了,個性張揚,嗓音空靈,當真是天籟……

  如今,她走了,留下的除了那繞樑三日的絕唱之外,我想,還有那從不認輸的飛揚個性吧。所謂精神領袖,不見得要循規蹈矩,也未必會是道德楷模,但那一腔妙嗓能治癒人心,一抹倔強能飛揚青春,便已足夠了。

  再見了,我的精神領袖,願你在天堂一切安好。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