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德立言,無問西東/鍾 亦

  “立德立言,無問西東”這是清華大學校歌中的一句歌詞,意指德行東西融會貫通,環顧四周,捨我其誰的精神。而這,也成為了近期熱播中的文藝片《無問西東》的片名。正如許多人已知的那般,這是二○一一年清華大學百年校慶時,為宣傳校園文化而決定拍攝的一部電影,因緣際會之下,這部戲終於在八年之後與觀眾見了面。

  因為這部電影引起了不少的“清華論”,但我此生並無緣做清華的學生,自然也就無可評説了。反倒是西南聯大的部分,讓我感懷頗深─我的童年便是隨父母在雲南度過的,因此我更關心的是電影會用什麼方法把關於西南聯大、飛虎隊、駝峰航線的選材,以及富民小水井合唱團,哈尼族蘑菇房等這些元素,完整地表達和呈現出來。

  當鏡頭離開帝都,離開現代大都市,象徵雲南大地的廣袤紅土地、巍峨雲南松、藍天白雲出現在畫面裏,這部電影就有了不一樣的氣質,看着是親切且舒服的。《無問西東》分為四個時空、四個故事,毫無疑問由陳楚生、王力宏主演的上世紀二十年代至四十年代的故事,最令人難忘,這兩個時段的交叉點,就是雲南昆明,就是西南聯大。

  關於抗戰時期昆明街頭的風物,電影裏幾乎是重建了一個民國的昆明圖景:湖泊清澈、河流蜿蜒、大地葱鬱、四時鮮花不斷,城內燒餌塊、米線、卷粉等小吃可口,販夫走卒、引車賣漿自由奔走,城外青山起伏、松林蒼翠。時為西南聯大學生的汪曾祺在散文《昆明的雨》裏曾寫到“昆明的雨季是明亮的、豐滿的,使人動情的。城春草木深,孟夏草木長。昆明的雨季,是濃綠的。草木的枝葉裏的水分都到了飽和狀態,顯示出過分的、近於誇張的旺盛。”電影還原了這種氛圍,在緊張的戰事裏,營造了一種明亮開闊、適宜人居的美好環境。

  當年,美國飛虎隊員艾倫.拉森、威廉.迪柏業餘時間曾拿起照相機,拍攝了數百張西南地區的風貌,其中多為四十年代的昆明街景,都還是彩色照片,成為了珍貴的史料,前幾年在國內再版叫《飛虎隊隊員眼中的中國》。我猜想,《無問西東》的導演、美術指導,應該是看過艾倫.拉森、威廉.迪柏的攝影集,甚至對昆明外景佈置,就是參考了這本畫冊,街景、花木,賣小吃的孩子、報童,講着雲南方言的老百姓,以及修建飛虎隊機場,飛虎隊員訓練的情景,就像是從攝影集裏走出來的。

  不知道如今這個時代的人,還有幾個了解西南聯大,所以還是囉嗦地多寫一句吧。抗戰期間,為躲避戰亂,北大、清華、南開三所大學聯合組成西南聯大並遷校于雲南。

  於是,一時間大師、巨匠匯聚昆明,梅貽琦、陳寅恪、馮友蘭、林徽因、沈從文、劉文典、金岳霖、潘光旦、聞一多、錢穆、費孝通、華羅庚、朱光潛等等。他們在昆明的活動範圍涵蓋了今天雲南師範大學本部、翠湖周邊、北郊龍頭街、西郊黑林鋪、大布吉等區域,可以説,這部電影的還原度還是很高的。而演員王力宏在片中的表現,基本上還原了那代學子“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的精神氣質。

  電影裏,西南聯大師生剛剛到達昆明時,條件艱苦,自建鐵皮頂、茅草頂的校舍,一遇到颳風下雨就授課困難,老師就教同學們安靜下來“靜坐聽雨”,那份文人情懷,即便是如今再看依舊感人不已。雖如今已然舊事俱往矣,但思及父母,觀影之時,不免淚下。

  在我眼裏,《無問西東》絕不只是一部青春片,而是一部色彩豐富、歷時持久、萬花筒一樣的片子,而其中雲南的段落就像片中一再出現的山頂那一棵茂盛大樹,呈現着不一樣的生命力,叫我們回想那舊時光裏,為中華民族之崛起而付出的所有青春。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