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假/克 洋

  不想收工直接回家,因為回家一定想睡,但睡醒就是返工,那與沒離開過公司有什麼分別?

  但自從公司附近海濱被鐵網圍封后,已經再沒有與原始人把酒的地方。那夜,我躊躇于鐵網前,暗自下定決心,邁起腳步,翻將過去,結果仆倒,真是不幸。

  得找另一處地方喝酒才行,不然我可會變成青年才俊。我可不想以二十四小時work around the clock的形式締造富有意義的人生。只是行遍北角,能與原始人共醉之所一個也沒有。當然,如果只是想要看海,哪裏都可以,反正隔着鐵絲網看不也可以嘛。問題是你知道遠古的地球並沒有鐵絲網,沒有載着OT到身心俱疲的搭客的渡輪,也沒有對岸閃零零的新年燈飾。原始人仍在等我,他已經等我好幾十世紀,而這午夜我卻還在北角尋索,而且遍尋不獲。

  某人在後面把我叫住。“先生,先生。”我回頭看,是個差佬。“我見你行咗好幾個鍾喇喎,咩事?”我説我在尋覓與原始人把酒的場所,他叫我出示身份證。然後我一抬頭,就找到了。不是海,但是比海更為古老的地方。

  “此後我將每月十五—農曆十五—定為‘月光假’。這一天我總會早兩小時下班,去七仔買兩罐藍冰在北角散步。只要啤酒灌進喉嚨時頭抬高一點,就可以看到滿月。千百年前的地球沒有鐵絲網和渡輪和燈飾,然而滿月始終高掛。永恆靜謐的月光映照永恆靜謐的雲團。你知道滿月為什麼是圓餅狀而不是法國麵包狀嗎?因為愛因斯坦説,在那裏時間軸被壓扁了,變成一塊好像雲吞皮那樣的東西。寬闊的、任由詩人到外星人喝着酒散步的雲吞皮……”後來當差佬問我怎麼每月十五總是徹夜遊蕩時,我這樣回答。

  他也抬頭。“月光假。”他感歎。“打倒資本主義,打倒現代性,但飲埋呢罐好返屋企喇。”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