梵高來到我碗裏/李 妍

  圖:“梵高”下午茶頗具格調 作者供圖

  雨天的香港,寒冷的盛景。坐上天星小輪,在維多利亞港裏搖搖晃晃,從港島到九龍,帶着國際友人過海喝茶。喝茶的地方在尖沙咀前水警總部大樓。在這座具有維多利亞時代建築特色的老樓裏,進駐了全球唯一一個以梵高為主題的體驗型藝術空間Van Gogh SENSES。

  餐廳內部跟香港其他地方一樣,説好聽點叫“精緻迷你”,説直白點就是“真夠擠的”,但環境尚清幽,而且幸好我們有提前預約,因為座位真的很有限。雖然沒有海景可看,但室內掛滿了印象派畫作,也算是頗具格調。從餐桌到杯墊,餐具到食物,樣樣都要跟梵高扯上點關係,剛開始覺得好新鮮哦,吃飯也跟逛博物館一樣有文化感呢,彷彿自己吃的每一口都是“當代美術史”,但兩小時過後,漸漸開始審美疲勞,感覺店家多少有用力過猛的嫌疑。可無論如何,美食配美器,還是讓人難免食指大動,更何況如今社交媒體當道,讓我不得不承認,這是在香港吃過的“最上鏡”、“最值得發朋友圈”的一次英式下午茶。

  店裏的服務生們穿着西裝輕聲細語,動作敏捷又有禮貌,三語並用的給客人介紹甜點,細緻入微的服務,讓人覺得店不大但很上檔次。我們點了梵高主題下午茶“向日葵的約定”,它並沒有像傳統英式下午茶那樣擺在一層層疊起來的大盤小盤裏,而是將八種糕點平鋪在了一個玻璃托盤上,托盤下方用梵高的“杏花”圖襯着。第一款咸點“英式海鹽鬆餅”,小小一個卻很夯實,最特別的配了“煙燻鵝肝醬”,而不是傳統的奶油或草莓醬,讓咸點一咸到底。對於鵝肝醬我一向是沒有抵抗力的,所以就算鬆餅做得“麻麻地”,還是要給好評。接下來的“鱘魚魚子醬配蛋黃”、“向日葵麵包醃漬南瓜及紅菜頭”、“蘇格蘭三文魚酥炸飯糰”精緻有餘還十分果腹。甜點區的“檸檬撻”、“芒果夜明珠及葉子蛋白脆餅”和“向日葵血橙蛋糕”調味平衡,算得上是甜味輕怡,讓人口有回甘,又不至於齁到燒心。最值得一提的是他家的馬卡龍,“白松露配皮埃蒙特榛子”和“香橙鴨胸”都足夠驚喜。一改馬卡龍甜膩本性,竟然做成了半甜不鹹的滋味,白松露覆雜但獨特的香氣,入口難忘。略帶薰製氣息的鴨胸肉加上柑橘的果香,也完全打破了過去這些年我對馬卡龍的理解。

  除了套餐裏的八款點心,我還另外點了一份海報上的明星產品——“焦糖向日葵”蛋糕。據介紹,這款蛋糕的靈感源自梵高在一八八八至一八八九年的多幅名作《向日葵》,算是他們的當家甜品之一。濃郁的焦糖、綿滑的忌廉,搭配十足口感的曲奇碎,口感豐富。但吃完了感覺要回家做四十個仰卧起坐才消化得了。女人啊,又要吃又要瘦。人生在世,無外乎吃穿二字,但吃和穿又偏偏不可兼得,叫人如何是好?

  説是喝茶,到現在還沒聊到茶。嗯,怎麼説呢,他家的茶不走尋常路,沒有一款能老老實實本分做茶的:仲夏向日葵、薑橙迷情、伯爵的薰衣草園、熱情的烏龍茶……説實話,我寧願他老老實實把伯爵茶做好,薰衣草的味道實在是太搶戲了,一下午我都覺得自己是在喝棕色肥皂水;但美國友人表示對他點的那壺加了熱情果籽的烏龍茶萬分滿意,我能説什麼呢,這裏的茶很有創意,特別符合外國人的口味吧。至於雞尾酒,拍拍照就好,差不多的價格,還是去香格里拉的Lobster Bar吧。

  看着窗外陰雨綿綿,想起幾個月前在荷蘭逛梵高博物館的時候,也是這麼個晦澀又曖昧的天氣。當時就覺得荷蘭的梵高博物館真是比不上紐約隨便一間小畫廊啊,把力氣都用在賣紀念品上了吧?今天在這喝茶,多少也是同感。除了安迪華荷,梵高應該是被商業化程度最高的藝術家了吧?不知道他要是還活着,會怎麼看這件事。

  雨一直下,一注一注貼着玻璃往下流,隔壁桌的中年男子一邊吃甜點,一邊高談闊論自己的千萬投資。我看看他,再抬頭看看窗外,黃昏裏的“1881”金光燦爛流麗紅塵,盛世無飢餒,何須耕織忙,何苦耕織忙?突然間,覺得自己不知道是闖進了誰的生活。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