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車/小 雪

  夏日的某一個週末,這位巴黎土生土長的茱莉葉小姐邀請我參加她的“週末自行車派對”,聽説我不會騎自行車,她嘴巴張得能吞下一整個牛角包。

  我認真地解釋説我小時候生活的城市是像三藩市一樣的山城,自行車在這座城市裏基本上從來都是自行車“騎”人而不是人騎自行車,因為幾乎每走幾步都會有上下坡或者台階,大部分時候可能需要扛着自行車走。

  茱莉葉不死心繼續追問我為什麼在英國那些年也不騎車,我又耐心地解釋了一大篇。可能在她看來,生活在巴黎不會騎自行車,是天大的遺憾。

  “總之,我不會騎自行車。”我攤開手。

  “總之,巴黎可能是各國首都中市民最不喜歡汽車的城市。”

  不過最終,我還是參加了茱莉葉的“週末自行車派對”,因為她所計劃的從艾菲爾鐵塔下一直沿河騎車到巴黎聖母院,這一路,有看不完的風景。只是,我依然沒有騎自行車,而是找朋友借了一個滑板車。我的速度遠趕不上自行車,茱莉葉和朋友們都很貼心地時不時減慢速度或者停下來等着我。

  艾菲爾鐵塔到巴黎聖母院這一線,我曾經坐車一路看過,也坐觀光船遊過,這一次,跟着這個小型自行車隊,才發現沿着河邊的小路上竟然還有那麼多平時沒注意到的風景。

  剛到河邊,我便注意到一艘艘挨着河岸停靠的有人“居住”的木船。説它是用於“居住”,因為你可以看到船的主人曬的衣服,種的鮮花,養的小狗,還有擺着的燒烤架,和幾個凌亂的空紅酒瓶。有的幾乎一半的甲板上都是各式的鮮花和植物,跟一個小花園沒什麼區別。甲板中央往下的樓梯和門,便是通往卧室和廚房的。這樣的“船屋”,我也好想住一住。

  “我也想!”茱莉葉説,“躺在甲板上,船跟隨着塞納河的微波輕輕晃動,真是太美了!”

  除了“船屋”,塞納河上還停着一些有着長長木頭桅杆的船隻,從造型到顏色到結構,看上去都像法國古代小説裏的樣子,茱莉葉笑稱説那是他們的“古董船”。

  一路上,塞納河畔有着做各種“藝術活動”的人們,畫畫的,彈琴的,唱歌的,跳舞的,他們本身就是一道道美麗的風景線。

  一邊看風景,茱莉葉一邊像個百事通一樣回答着我提出的各種問題。

  “你們怎麼都不戴自行車頭盔?”

  “因為巴黎並沒有硬性規定要戴啊,何況保持髮型是多麼的重要!”茱莉葉甩甩頭髮。

  “為什麼很多小孩在人行道上騎自行車大人卻不會?”

  “八歲以下的小孩可以在人行道騎,超過八歲就不行。所以我還可以哦!”茱莉葉做了個鬼臉。

  “我看好多人推着自行車從地鐵站出來,自行車也能上地鐵?”

  “近郊地鐵RER是可以的,市區Metro是不行的。傳説中Metro一號線星期天好像也可以,不過我從來沒試過。好難理解這個特例!”茱莉葉翻了一個法式白眼。

  ……

  傍晚,我們在塞納河畔送走最後一絲夕陽的餘光。我腰痠背痛地回到家,然而,心中塞納河的樣子,已煥然一新。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