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地兩檢”與二十三條無關/文兆基

  自從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一地兩檢”合作安排決定之後,總有人將此事往二十三條立法方向扯。

  其實,早在去年七月,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便指,“一地兩檢”設立內地口岸區之後,進入口岸區的人將被視作處於內地,需要遵守內地法規,便“難保特區內其他地方,甚或是整個香港島,未來都不會因應其他‘特殊’情況,也會像口岸區一樣,被人大常委會划走,並需遵守內地法規,‘一國兩制’變會變‘一國一制’”。

  另一方面,近日坊間亦有意見認為,今次人大常委會關於“一地兩檢”的決定,間接紓緩了香港特區政府就基本法第二十三條立法的壓力,又認為香港日後若再次出現“佔中”,或者更嚴重的狀況,人大常委會便可宣布香港特定範圍進入緊急狀態,並且實行相關的全國性法律。

  其實,不論有沒有“一地兩檢”,基本法早已賦予中央宣布香港進入緊急狀態的權力,亦賦予中央在緊急狀態之時,在香港引入全國性法律的權力。根據基本法第18(4)條,假如香港爆發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人大常委會便可決定香港特區進入緊急狀態,中央政府則可發佈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特區實施。

  須注意,當年的“佔中”,雖説是癱瘓部分地區交通,政府卻能像國務院港澳辦在早前的《十八大以來港澳工作成就回顧》中所説那樣,“通過有關當事人向法院申請禁制令等司法程序入手,順利實行清場,避免了流血事件的發生,創造了國際上妥善處置同類事件的範例”。

  另一方面,二十三條立法的覆蓋面,本來便不是純粹用來防止暴亂爆發。二十三條同時用作禁止竊取國家機密、禁止外國政治組織在港進行政治活動,以及禁止香港政治組織勾結外國政治勢力,而上述行為,可以在沒有動亂的情況下出現。因此,如果有人以為,中央擁有宣布緊急狀態的權力,二十三條便沒有所謂的“立法迫切性”,這是十分幼稚。

  此外,習近平在十九大報告中,也提到要支持特區政府和特首“履行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的憲制責任”。

  因此,推動二十三條自行立法,是政府和特首是否願意履行憲制責任的問題,而非所謂“立法迫切性”問題。香港迴歸已經二十年,不論有或是沒有“立法迫切性”,都不能構成政府推卸憲制責任的藉口。

  因此,今次人大常委會的決定,純粹是為“一地兩檢”而作出。事實上,不論有或沒有“一地兩檢”,有或沒有所謂“立法迫切性”,二十三條立法都是政府不可推卸的憲制責任。

  反對派硬要往二十三條立法方向扯,只不過是他們明白,部分港人有懼共心態,同時害怕二十三條立法,於是他們便藉此醜化和抹黑“一地兩檢”。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