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時代市場風向從泡沫投機到價值投資

  圖:今年投資機會進行簡單排序,分別是港股、內地債市及黃金。其中,黃金會因避險需求而成為全球唯一避險品種

  如何把握未來的投資機會,成為每個投資者年初最為關心的問題。筆者認為,如果政府下定決心收貨幣、去槓桿,經濟轉向高質量發展,中國資本市場的投資模式將會發生變化。總體概括來看,投資模式將從追逐泡沫投機轉向尋找真正長期有價值的資產。/海通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 姜 超

  過去十年來,最大的贏家不在資本市場而在於地產市場。只要買了房子,不管一二線還是三四線都是人生贏家,因為所有地方房子都漲。本質上説,買房發財不是因為你眼光好,跟房子沒有關係,而是因為貨幣貶值。因為中國連續十年的貨幣年增速接近20%,GDP增速只有10%,這個缺口就是房子的價值,本質上是貨幣超髮帶來房地產的升值。

  但如果説以後中央不再超發貨幣,貨幣增速長期是個位數,利率長期保持相對高位,在此背景下市場整體投資理念一定要發生變化,要從追逐泡沫投機,就是所謂投機貨幣貶值轉向關注資產本身的價值。因為貨幣不再貶值,就要看資產本身是否有價值,這就是轉向價值投資。

  轉型創新代表未來

  對於股市的投資邏輯正在發生變化,2015年A股大牛市是一個放水邏輯,那一年經濟不好企業沒有業績,人民銀行放水導致市場上漲。從2016年開始股市逐漸轉向業績為王模式,基本上所有行業都是有明顯業績改善支撐,但問題是哪些業績改善是真正可以持續的?

  目前工業企業利潤增速20%,這個數據確實非常的亮眼。目前對於利潤增速回升主要有兩個原因,第一個是來自於供給側改革,來自於PPI的由負轉正。但是看過去十幾年,PPI變化只能解釋非常少的一部分工業企業的利潤增速,這個道理比較簡單,就是當供給側改革的時候,我們是把利潤從下游轉到上游,沒有提高工業企業整體的盈利,工業企業盈利的整體改善還是歸功於下游總需求。如果看過去二十年數據,只有地產投資增速可以連續二十年反映工業企業利潤變化。但若2018年市場總需求往下走,工業企業利潤增速也還是會重新再下來。

  工業這一塊利潤增速不太能夠持續,是因為工業是中國居民過去三十年願意花的錢,大家需要更多花錢給房子和車子,但如果展望未來三十年,一定是大家願意為服務消費花錢,願意為創新花錢,所以轉型和創新才是長期的盈利的希望。

  如果把中國與美國過去二十年經濟發展對照一下,你會發現二者表現幾乎是一模一樣。2013年A股創業板大幅上漲,對應着美國的2001年的科網股泡沫,本質上是大家都發現要轉型新經濟;後來美國科網股泡沫破掉了,我們的創業板也掉下來了。破掉以後政府應對方式是一模一樣的,美聯儲放水我們也是放水,放水之後大家反應也一模一樣,美國當時全民舉債,地產泡沫皆大歡喜;我們也是一樣,過去三年一線二線、三四線大家都在借錢買房,皆大歡喜。問題是這個泡沫不可持續,隨着央行貨幣緊縮這個泡沫會結束。

  目前這一輪經濟復甦中,美國經濟是靠谷歌、特斯拉等新經濟形成的新循環。如果把美國過去十年至過去二十年的股市進行追溯,真正持續股價創新高的還是科技創新類板塊,目前美國已經形成了一個新的經濟循環。美國朋友跟筆者講亞馬遜,亞馬遜雖然正在消滅一個又一個傳統行業,但它本身正在創造出很多新的就業,目前美國灣區基本上有10%的就業大學畢業生被亞馬遜包了。

  資產標的首選港股

  所以未來和過去是不一樣的,中國居民未來願意為服務消費、品質消費花錢,願意為創新花錢。比如十年之前大家用的手機是諾基亞,後來蘋果手機改變了這一切。目前資本市場講的是龍頭邏輯,但是龍頭和創新是兩回事,諾基亞是龍頭但做不了創新,被蘋果取代。同樣是去年的汽車行業,股價表現最好的是吉利汽車,該公司也不是所謂龍頭而是一個創新的符號。目前的特斯拉市值已經是跟福特是一樣,但是兩個企業汽車產量級別完全不一樣,特斯拉是一個創新的標誌。

  面向未來的市場趨勢,筆者相信創新和轉型是長期的方向,這一切本質是要改變傳統的融資模式。我們來看一下中國最後發展潛力的行業,會發現有這樣一個特點,就是他們沒在A股上市,比如騰訊在港股,阿里在美股。現在全球的獨角獸企業,中國和美國二分天下,但是內地獨角獸企業的上市地點不在A股,如螞蟻金服頗大概率會跑到香港,小米也是如此。

  筆者認為港股市場會成為內地資金的重要選擇,中國新經濟發展可能會遵循一個體外循環模式,通過港股和海外市場培養面向未來的中國企業,而且港交所確實在改革創業板,改革同股同權方面做了很大的努力,希望以後中國創新企業可以去香港上市。

  如果對於2018年的投資機會進行簡單排序,筆者會將港股排在首位,因為其代表中國資產的未來;其次是內地債市,國債利率處於歷史高位,具備長期投資價值;第三是黃金,2018年全球經濟復甦各種資產價格高位,避險需求會起來,但海外債券市場沒有辦法避險,比特幣走勢已經瘋狂,黃金成為全球唯一一個避險品種。

  A股市場方面,筆者個人認為其表現取決於政策選擇。大盤在過去一年的表現源自於供給側改革,但過去我們只是在減少供給,並沒有帶來整體市場價值的提高。如果我們真的希望有大機會,除非改變管制邏輯,深入推進供給側改革,從減少供給變成提高供給的效率,從大政府小市場轉向小政府大市場。如果A股能夠轉向更加開放、更加市場化,讓更多代表中國未來的企業能在此上市,這樣才會有長期機會了。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