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陽予倩的制度/陸小鹿

  元旦假期,去A市遊玩。打聽到當地有一家百年老字號,小吃品種多,於是打算第二天早上去吃個早茶。

  去之前,先去大眾點評網看網友的評論,結果看到這麼一條:“小吃味道不錯很滿足,但是店家衞生狀況堪憂,有個熊孩子居然在座位上小便。”瞬間倒了胃口,再好吃的小吃也失去了誘惑力。很難想像,這樣的環境下怎麼還能有好心情去享受一頓美餐?

  後來在遊玩過程中特別留意了一下,發現衞生問題還不僅限這一家百年老店,連最繁華的中心商場門口地面上也四處可見紙屑、食物包裝袋等雜物垃圾。這真的是很可惜的,老實説,A市的風光相當不錯,但就是因為衞生問題,破壞了我對它的美好印象。

  説到公共場合的衞生問題,倒想起中央戲劇學院老院長歐陽予倩先生。歐陽先生在回憶錄裏提過,上世紀初經他提議,由教育家、實業家張謇先生在江蘇省南通市創辦了一所更俗劇場,當時秩序之好恐怕全國沒有第二家。為什麼可以做到最好?原因在於他擬定了一套劇場規則:場內不售食物,看客不吐痰,不吃瓜子。要是有吐痰的怎麼辦?馬上就會有人拿手巾替他擦乾淨。要是有自己帶着瓜子進來的怎麼辦?馬上就會有人替他拾起吐下的皮。

  後來執行得有些疲沓了,歐陽予倩又建議,前台用兩個童子,身穿紅背心,上鑲“敬請諸君勿吃瓜子”八個白字,讓他們在座位弄內往來走,使人注目。如有吃瓜子的亂拋瓜子殼,就隨時用手持的精美的小畚箕和小掃帚掃乾淨,叫他們不好意思再吃。

  這個劇院當時牛到什麼程度呢?就是後台從來沒有喧譁,門簾口沒有人站着看戲,牆上絕沒有人寫字,地板每天洗一次,地下也沒有人吐痰。顯而易見,好秩序背後靠的是一套明確的規則和嚴格的執行力。

  一座城市要進階,首要解決的就是文明問題。不知大家有沒有注意過,同樣一個人,當置身於一個文明標準普遍比較高的地方,他自己的文明程度也會跟着提高。比如在新加坡,你試試看敢不敢隨地去吐痰?比如在香港,你試試看敢不敢隨便就抽菸?其實要做到這些也不難。但是問題來了,他可能在新加坡在香港能夠做到不吐痰不抽菸,但一回到家鄉,立刻就打回原形了。為什麼?因為身邊人吐痰抽菸根本沒有制度去制約啊。大家都在做那我為什麼不可以做?有樣學樣,在自由和自律的天平上,人之本性往往毫不猶豫傾向於自由。

  想起去年春節,我手機 裏曾收到過兩則短信,都是上海市公安局發的,一則發於除夕前,一則發於正月初五前,內容一模一樣,都是提醒市民外環線內一律禁止燃放煙花爆竹,並公佈了舉報電話。社區過道、電梯裏也貼出相應告示,人人可以來監督。

  這個力度下來了,最後的結果就是除夕之夜正月初五接財神的日子,外環線內真的聽不到一絲爆竹聲。可見,社會文明的提高並不是一件多麼難的事,關鍵在於,到底有多大的管理決心和執行力度?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