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年新開始\凌殷

  圖:電影版《29+1》由周秀娜飾演都市女性林若君\資料圖片

  二○一八年的第一天,我在家重看了《29+1》。

  如果有留意香港舞台劇的話,相信你不會對《29+1》感到陌生。這套由彭秀慧自編自導自演的獨腳戲,是她第一個劇場作品。二○○五年進行第一次公演,演到二○一三年,足足八年,至今已演出九十一場。但身為彭秀慧粉絲的我一場也沒有看過,所以在電影上映的時候我告訴自己不可以再錯過。

  電影版與舞台劇版最大的分別,就是在舞台劇中,周秀娜飾演的林若君與鄭欣宜飾演的黃天樂,都是由彭秀慧一人飾演。兩個性格極端的女生,一個是典型在社會上隨波逐流、面對種種壓力而找不到出口的人;另一位則我行我素、豁達地活出自己的人生,兩個都被彭秀慧演繹得淋漓盡致。一個人擔當兩小時的戲分,實在厲害。

  剛過了我的“29+1”,再看黃天樂的“自傳式日記”還是很感動。林若君是都市女性,事業對她來説是一種上流的希望。都市人的希望是否就是我們想要的希望?再根本一點看,我們對“希望”的態度會否因為追求遙遠的“幸福”而將當下的快樂無限期延後?的士司機説人大了就要“解決問題”,什麼問題?也許我們最需要解決的就是這個“幸福”問題。

  “活在當下”誰也懂説,但怎樣才能活在當下?與其追求遙遠的幸福、將當下的快樂延後,不如重整回憶,建立當下更立體的自我。黃天樂的“自傳式日記”做的不是單純的日記,而是重新寫黃天樂的回憶與歷史,例如將以前大大小小的成就重新連結,重新了解當下的自己。這原理就好像一種Narrative therapy(敍事治療),黃天樂由擁有一個平淡人生的普通女生變成不平凡的女生─她的樂天不單是天生的,也有她的後天努力。

  有了自己的故事,人生才不會再踏空。“如果人生可以重來一次,你會選擇從哪裏重新開始?”自己的故事重寫好了,人生踏實了,答案大概會是:不需要重來了,因為我的經歷很寶貴,不想放棄。

  重新出發,大概就是這一回事。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