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光凍不住\姚船

  當氣温低於零下二十攝氏度,不要説在香港,就是生活在冬天寒冷,常被冰雪覆蓋的加拿大,人們也會感到失落和無奈。

  由於北極冷鋒不斷吹襲,近日加拿大大部分地區進入極度嚴寒狀態,而且跨年持續。天地間一下子變成一個大冰箱。有氣象人員做試驗,提一壺滾水到户外倒出,開水旋即在空氣中凝成雪花,風一吹,從壺口飄出長長一條雪霧,煞是好看。

  有人在外面吹了一個柚子大的肥皂泡,那透明、柔軟的薄膜,像被魔術師的筆感染,瞬間塗上一層白色,變成一個脆脆的空心雪球。只不知它能否掛在還未拆除的聖誕樹上作裝飾?

  大除夕夜,多倫多氣温降至零下二十二度,加上風凍效應,體感有如零下三十度,迫使在市政廳廣場舉行的大型迎新活動大為縮水。這本來是該市一年一度最大狂歡節,傳統上從晚上八點到深夜十二點半,成千上萬民眾聚集這裏,看歌舞表演,在歡呼、擁抱和祝福聲中迎來新的一年。由於極度寒冷,今年的倒數派對改在十一時半開始,只有短暫演唱和新年煙花。

  去年是加拿大立國一百五十周年,原計劃在國會山莊舉行的大除夕派對將把一系列慶祝活動推向最高潮。可惜天公不作美,那裏氣温只有零下二十五度,體感更低至零下三十四、五度,在室外稍為保暖不足或時間較長,可導致手腳和皮膚凍壞,甚至出現低温症,情況嚴重可造成腦癱和心臟停止跳動。顧及國民健康安全,聯邦政府取消了所有送舊迎新的慶祝活動,只保留激光照射和煙花表演,遺憾地為燦斕的二○一七年畫上句號。

  這是五十年來最冷的大除夕。但嚴寒並沒有把時光“凍”住,更沒有降低人們對新年的期盼。數以千計青年男女仍聚集到多倫多市政廳廣場,更多的人則在室內舉行派對,興高采烈,親睹和歡呼二○一八年第一秒、第一分鐘這個重要時刻。

  新年第一天,我起牀望向窗外,滿眼一片純白、潔淨。一個個屋頂被厚厚的積雪覆蓋,一個個雪堆在街道兩邊起伏漫延。天邊一抹紅霞,金色朝暉灑向大地,那白皚皚的雪景頃刻披上一層輝煌。我的心一下子透亮,多美好的早晨,多吉祥的開年!

  電話鈴響。大兒子告知,他們要開車去小鎮看望一位中學舊同學,下午回來才到我們家。我問道,天寒地凍,那麼遠的地方,不能過幾天去嗎?他説,加拿大的冬天,哪會沒有寒流,哪會沒有冰雪?聽口氣,一點都不在乎。

  是啊,生活在寒帶的人,已視嚴寒為等閒;就像生活在赤道的人,習慣酷熱的煎熬。人類,完全能夠適應大自然的折騰,不但在艱苦環境中求存、求變,而且會努力去改造它,利用它。

  新的一年開始了。微信群裏,祝福話語、創意圖片滿天飛。而人們的理想和願望也互相傾訴表達。根據一項最新民意調查,加拿大的青年人,一半以上的新年計劃,是理財,還清信用卡數和房貸。人各有異,條件不同,不管是什麼樣的追求,清空債務、上車買樓、事業順遂、愛情結果、學業進步、家庭和睦、體健人爽……等,都要靠行動去實現。嚴寒凍不住時光,也凍不住人們堅定向前的步伐。

  元旦過後,大家帶着節日的餘興,開着車,坐着巴士,奔向各自的崗位。雖然馬路上見不到一個人影,但車流奔騰不息,浩浩蕩蕩,一派繁忙景象。

  千里之行,始於足下。當我們努力用腳步去量完另一個三百六十五天,又一個大除夕夜到來之際,我們才會無愧於今天發下的誓言。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