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田起義舊址話歷史\徐貽聰

  日前,在廣西桂平金田太平天國起義的舊址轉了一圈,走過起義樹立大旗的廣場,圍着起義軍犀牛嶺的演兵場進行了步丈,還看了起義部隊藏儲武器的水塘。由於關於起義的紀念館尚未完工,只在紀念館前的雕像前拍了幾張照片,未能得到觀看,多少有點遺憾,但總的還是感到相當的滿足。

  我不是學歷史的,更沒有對歷史進行過專門的研究,但對歷史,特別是中國的近現代史,有一種特殊的偏愛。在工作中,在旅遊時,經常會找機會,甚至“創造”機會,接近與歷史和歷史人物有關的地方、物件或典故,以期了解它們,增加知識和情感,並從歷史中加重對國家、民族的感情和認識。我拜謁過廣州的七十二烈士墓,參觀過廣東中山、湖南韶山、中共一大、七大的會址、紅船,走進過記載中國革命輝煌史冊的井岡山、遵義、延安、西柏坡等要地,觀看過遼瀋、平津、淮海和渡江戰役和“西安事變”的場地……盡言之,帶着崇敬,帶着學習的態度,帶着一個中國人的感恩情懷,力爭去對艱苦卓絕的革命鬥爭史有更多的認知,去加深理解和領悟。在耄耋之年,驅車數百公里從南寧,去看大山近處的一塊空地,也依然是懷有如此的情懷和情思。

  站在舊址的廣場上,站在洪秀全的威武雕像前,我不由想起,金田起義發生在一八五一年,是由洪秀全等人領導的武裝鬥爭,旨在滅清興漢,反對外國侵略,建立面向大眾的平等社會,後在發展過程中確定要建“太平天國”。由以起義時的近兩萬名農民、小手工業者組成的主力部隊英勇善戰,節節勝利,攻下並定都南京,堅持鬥爭十多年,勢力擴展到當時的十七個省,對滿清政府形成巨大威脅,也讓外國的侵華勢力感到心驚膽戰。

  由於領導者們的小農意識嚴重,缺少戰略眼光,加上軍事指揮失當,內部腐敗嚴重,金田起義最後歸於失敗,但沒有銷聲匿跡。應該看到並承認,這樣一次中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農民起義,實際上為中國後來蓬勃發展的反封建、反殖民統治奠定了一定的社會基礎,吹響了集結號,功不可沒。

  一次歷史的重温,一個歷史事件的再認識,自我感覺確實很為必要。

  憶史撫今,深深地感到和意識到,歷代前人的夢想和奮鬥目標如今多已變成了現實:中國人民站起來了,在世界各國人民面前腰桿子硬起來了,生活普遍好起來了,為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貢獻大起來了,變化何止翻天覆地。太平天國的勇士們,還有此前和此後為這樣的目標奮鬥過終身的勇士們,你們應該可以瞑目和平靜地安息了!

  留下敬意,留下默告,我離開了承載歷史記憶的金田。同時想到,還有許多歷史舊地,應該找機會去認識,去增添感情,因為讀過的歷史和眼見的歷史必定有很大的差異,產生的震撼感也很為不一樣。時間不會停步,相關的地方也都在千方百計地留住歷史,將之當成為永恆的教育和傳承的方式。但我自己的機會難説很多,需要抓緊。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