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之年/言 寺

  圖:美劇《了不起的麥瑟爾夫人》反映女性社會地位的崛起/作者供圖

  揮別了二○一七,我們邁入了二○一八,每個人似乎都會在這充滿希望的伊始之際許下美好願景,然而回望過去,記住往昔,才是未來最好的教科書,所謂“前事不忘,後事之師”説的就是這個道理。

  回顧過去的二○一七年,伴我們共同成長的影視作品不少,優秀者亦不少,總結起來,不得不説,這是一個國產劇作的“女主之年”。告別了“瑪麗蘇”時代,二○一七年的作品普遍地進入了“大女主”時代,《那年花開月正圓》就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例子。當然,這在我看來並不是一件壞事,“女主劇”的風行某種意義上也代表了女性主權意識的進一步覺醒與提高。

  影視作品源自生活又高於生活,同時也在現實生活中發揮着影響性的作用。改編自亦舒同名小説《我的前半生》拍攝而成的電視劇,正是二○一七年中最有話題性的其中之一。女性不再依賴婚姻依靠另一半,不再以離婚為恥,這大概就是女權意識更深層次甦醒的現實表現吧。而這一表現,不僅在我國去年的影視作品中有所體現,在西方的歐美劇中亦是如此—正當紅的全新美劇《了不起的麥瑟爾夫人》(The Marvelous Mrs. Maisel)就是其中之一。

  這是一部相當有意思的美劇,影片的敍事背景放在了上個世紀五十年代的紐約,到處都是奢華的汽車、五顏六色的服裝、革新創意的家電。當時的美國,在經濟迅猛地發展的同時,中產階級們也逐漸開始擺脱上一輩人戰爭後的創傷,開始一邊過着愜意自由享樂的日子,一邊讓燈紅酒綠佈滿街頭巷尾。當時的女性極其注重時尚打扮,剪着俏皮的波波頭,頭戴精緻禮帽,無褶皺傘裙和寬鬆過膝的長外套,成為了那時代女性們追求美的象徵。而影片裏的女主人公米琪.麥瑟爾(Midge Maisel)身上百變的造型便是當時中產階級女性的翹楚代表。

  Midge的扮演者是美國演員瑞秋.布羅斯納安(Rachel Brosnahan)五官精緻,氣質典雅,扮相也十分有上個世紀的味道。影片從Midge的婚禮開始,一般人結婚婚禮的祝詞都是由新郎新娘要好的朋友或者親戚來道祝福,但Midge卻與眾不同,她穿着婚紗,直接上台來了段生動有趣的脱口秀:解釋自己從大學到遇到男友Joel,再到兩人火辣熱烈的戀愛,以及今天她為了穿上這一身美麗的婚紗所付出的艱辛。也許並非所有女孩都曾像她這樣一帆風順,但她也像所有女孩一樣為了自己的幸福拼命努力—比如為了保持良好的身材,Midge會每天都堅持拿捲尺測量自己的身材,完全看不出Midge是生了兩個孩子的母親。

  然而,她深愛着的丈夫Joel卻是一個憧憬着自己有朝一日可以成為一名偉大的喜劇演員,卻眼高手低的男人。偏偏,就是這樣一位毫無作為的丈夫,卻給了Midge沉痛的一擊—他出軌了。

  原本完美的妻子,完美的生活,看似完美的一切突然之間煙消雲散。Midge完全無法適應Joel的離去帶給她的巨大空白,她曾經為了扮演好一位Perfect Wife:她每天帶着粧與老公説晚安,然後趁着他熟睡跑到洗手間卸粧、敷面膜,再趕在老公起牀之前化好粧,回到牀上假裝自己一直在熟睡。

  於是乎,徹底的崩潰如期而至。Midge以酒消愁,試圖麻痺自己的情感,不過喝酒並非一件壞事,它反而麻痺了Midge的理性,讓她完全失控,跑到那個丈夫夢寐以求的小劇場,站在他心心念唸的聚光燈下,開始了自己人生中第一次脱口秀……她從這第一次的脱口秀經驗中找到了自我──她不再是那個穿着漂亮裙子,每天都要打扮得鮮艷奪目只為老公考慮的家庭主婦,而是一位懷揣喜劇夢想,立志靠自己憑實力成為真正名副其實的脱口秀演員。要知道,其實做一位脱口秀演員,也一直是Midge的夢想。

  要知道,離婚對女人來説,並不應該是一次毀滅性的災難。

  要知道,當生活中的苦難被嚼爛揉碎後,它會化成你人生的經驗值,甚至成為助你實現夢想的最佳動力。

  要知道,我們的人生多多少少都會存在着迷茫與困頓,這也正是活着的意義,當一帆風順久了,危機是註定會悄然而至的。

  要知道,姑娘,真的可以很棒的,何必單戀一個不愛惜你的人呢?

  作為一部優秀的美劇,《了不起的麥瑟爾夫人》所要表達的核心內容絕不僅僅是情情愛愛。從十九世紀末到如今,女性的地位都在不斷改變,在劇裏所處的五十年代背景中,女性主義處於第一次浪潮的結尾,力量尚且不足。但時至今日,女性在當代社會中的環境與地位已然截然不同。

  自立與獨立,才是我們這個時代的女性開啟二○一八應該有的態度和方式。願天下所有的好姑娘,都能在新的一年裏找到最好的自我。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