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熟普洱青紫霞\李丹崖

  圖:普洱茶餅學問多\資料圖片

  普洱茶好喝。普洱茶耐喝。普洱茶有禪意。

  末代皇帝溥儀説:“夏飲龍井,冬飲普洱”。這是溥儀的看法,其實普洱冬夏均可飲用,只不過飲用的品類不同。

  普洱分生、熟兩種。雲南葳蕤的茶山上,所有的普洱茶都要經過採青、掇捻、乾燥後,即為“毛青”。生茶與熟茶的區別在於,熟茶多了一道“渥堆”程序,也就是所謂的發酵,而生茶沒有。生茶一般人喝不慣,稍稍泡上兩三汁就酸澀難耐,而熟茶不同,茶湯醇香濃郁,似乎有一股油在裏面,一盞茶寫在那裏,遠看,像是裝着一盅琥珀。

  我有時候覺得,生普洱有些像《大話西遊》裏的青霞仙子,酸澀霸蠻,太不柔和,有一股盛氣凌人的感覺在裏面。難怪至尊寶不喜歡她,但有的男人恰恰喜歡這種霸道女生,就像有的人愛喝生普。

  熟普洱就像是紫霞仙子,温婉酣暢,像是一個善解人意的美人;紫霞仙子又是有些調皮的茶類,浪漫中透着一些小俏皮,喝起來脣齒温和,幸福感滿滿。熟普洱多能獲得茶客們的青睞,甚至有人還説,熟普洱茶種裹挾着一種母性的氣息在裏面,喝起來,讓人心神熨帖。

  生普洱,有一些凜冽氣,能敗暑氣,最適合夏季來品。

  熟普洱,有一些温潤感,能暖胃,最適合冬季來品。尤其是飄雪的季節,泡一杯熟普洱,銀色的雪,紅彤彤的茶湯,帶給人一種明媚的香。

  青霞與紫霞原本是一個人,早晨與晚上身份開始轉換,普洱茶的飲用也是,冬夏的茶盞裏,一個名字,兩種身份,輪番粉墨登場。

  不管是青霞還是紫霞,它們都是如來佛祖的燈芯。仔細想想,非常形象,被沸水泡開的普洱,可不就像是一根根伸展了腿腳的燈芯嘛,在人的脣齒之間,盈盈地跳躍着,飄着茶的香氛。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