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新年的門檻上\劉淑萍

  “故歲今宵盡,明旦新年來”。輕輕地,舊歲幽幽遠去,悄悄地,新年款款而來。辭舊迎新之際,不免駐足,流連,不免回眸,顧盼。古人喜好以詩詞寄情言志,萬千感慨化作一句擲地有聲。我不擅詩,但此刻有幾句古詩詞不期然地閃現於腦際,我吟詠之,跨越時空回想詩人當年的情景,藉此表達自己的心情。

  “欲買桂花同載酒,終不似,少年游”。這是南宋詞人劉過的名作《唐多令》中的詞句。作者藉重過武昌南樓之機,感慨時事,抒寫中年心境,感歎昨是今非。曾經有豪情,有遊興,卻未能隨心所欲。二十年後舊地重遊,欲買花載酒,卻再也沒有了當年的熱情和興致。想想每個人在歲末年初,翻閲流年的剪影,大約都會產生如上或繾綣或悲秋或歎老的愁緒吧。平常的日子深深淺淺,忙碌中我們都快要忘了最初的模樣。所幸,今時不同往日,我們總歸比作者幸運,多年後想起那些光陰裏的人和事,縱然是“不似少年游”,歲月卻也靜好而從容。

  “去日兒童皆長大,昔年親友半凋零”。這是唐竇叔向《夏夜宿表兄話舊》中的詞句。與表兄久別重逢,他們徹夜長談,這才知道當年離別時的孩子,如今都已長大成人,從前的親戚朋友卻大半去世,健在者不多。這是令人傷感的詞句,有世事無常人生坎坷的感慨。想想當今年歲稍長之人,誰不是一聽到熟悉的親友中有人重病或故去便“咯噔”了一下,有揪心的感覺。人生一世,草木一秋,每個人都會老去,生老病死不可抗拒。但而今太平盛世,國泰民安,比之古人,我們的境遇不知好了多少倍。

  “且將新火試新茶,詩酒趁年華”。這是宋蘇軾《望江南》中的詞句。不要在老朋友面前思念故鄉了,姑且點上新火來烹煮新茶吧,作詩醉酒要趁年華啊,以後還未必有機會呢。如果説前面的幾句詩詞中有流年易逝物傷其類的哀婉成分,《望江南》就是積極的人生態度了。“來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莊子),人們都喜歡期待明天,懷念昨天,而獨獨忽略了今天,很少有人用心去感受每個當下。電視劇《親愛的她們》中由宋丹丹飾演的馬衞華有這麼一句台詞:“昨天是個夢,明天是個謎,只有今天才是我們能夠把握的。”離異的丈夫早逝,上有八旬父母,下有未成家女兒的她患了二期肺癌,極度悲傷之下,她強振精神,妥善地安排好一切:先是和女兒外出旅遊共享快樂,爾後給父母請了保姆,關閉了麵店,關照了解散的員工,叮囑女兒和受傷至殘的男友永葆相愛相親,然後毅然住院手術,她的開朗豁達讓人感佩。故事結尾,手術後的她應該是慢慢恢復了健康,給觀眾以期待和安慰。

  《親愛的她們》講的是一群相伴走過多年的老朋友們,在人生邁入暮年之時,約定放下世俗的煩惱,一起到養老院頤養天年。故事其實不能深究,因為劇中的幾個老閨密包括馬衞華在內,細想沒有一個的人生是完美幸福的,但世人又何嘗不是呢?儘管如此,全劇還是體現了細碎又不乏温暖的正能量。正如劇中一句經典台詞所説(以衞華女兒的視角):我是多麼的愚蠢,為什麼我會一直認為,他們只是一步步邁向死亡呢?他們,只是在活出自己的人生,正如他們認真生活的樣子一樣。既然人只能回到最初的那個地方,為了不寒酸地踏上那條路,他們將當下的每一個瞬間活得炙熱!

  莎士比亞有言:“凡是過去,皆為序章”。二○一八來到了,時光在飛速地流逝,站在新年的門檻上,我們瞻望,懷想,我們憧憬,希望;站在新年的門檻上,且敬時光一杯酒,再無歲月可回頭;站在新年的門檻上,我們仍需積極樂觀,就像網友所説:“過去的人生別回頭,未來的人生更加油”!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