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近馬尼拉/沈 言

  圖:馬尼拉最古老城區—西班牙王城/資料圖片

  當飛機降落馬尼拉亞基諾國際機場,已是入夜時分。菲律賓之行,純屬興之所至,三日內決定行程,頗有行色匆匆之感。行前臨時抱佛腳,囫圇吞棗似地瀏覽旅行攻略,有關治安問題的温馨提示鋪天蓋地,若要完全漠視,簡直是天方夜譚。

  一場説走就走的旅行,在夜色中開啟。步出機場,蜿蜒的候車人流隨即映入眼簾。原來,明碼實價以錶計費的出租車一車難求,不甘忍受滿天殺價的旅客,只好大排長龍。然而,車少人多是不爭事實,人流龜速挪移,時光好似停滯。偶爾有人獅子大張口,以高價兜搭拉客,不為所動之餘,心卻隨夜色漸濃而愈發焦躁忐忑,治安疑雲揮之不去,如何以策萬全?

  苦候兩小時,終於上車。幸好夜深人靜,無需擔心交通擁堵。在號稱“亞洲的紐約”街頭,一路飛馳,穿過暗夜,經過燈火,抵達酒店的一刻,一顆心終於落地……

  翌日陽光燦爛,心情也為之明媚,整裝直奔馬尼拉最古老城區—西班牙王城。公元十六世紀下半葉,西班牙殖民者登陸馬尼拉,在帕西河南岸建造城堡,以此為統治當局首府,國王腓力二世還賜予紋章,封馬尼拉為“永遠忠貞與高貴之城”。王城由厚重的城牆包圍,對應拉丁文“牆內城”之意,可謂名副其實。

  幾百年來,歷經颱風、地震、戰火的洗禮,而今的西班牙王城已不復舊觀,爬滿藤蔓的危樓、長滿青苔的石階,以破敗不堪的形象,控訴着天災人禍的暴戾與蠻橫。屹立不倒的教堂、生生不息的學校,又在廢墟之上,以不屈不撓的生命力量,折射出昔日的輝煌,昭示着明日之希望。伴隨着四輪馬車的叮噹鈴聲,古與今、舊與新、死與生,竟奇異地重合。

  離開王城,來到黎剎紀念公園,心情不免沉重。作為紀念菲律賓反殖民族英雄黎剎的公園,此乃菲國舉行官方儀式的重要場所,從一九四六年獨立慶典,到二○一○年亞基諾三世總統就職典禮等重大活動,均在此間舉行。而對於港人而言,此處又充滿悲情。二○一○年八月二十三日,菲國一名遭革職的前高級督察門多薩手持突擊步槍,在公園看台前馬路闖入香港康泰旅行社旅遊巴士,挾持人質,經過半日對峙,與特警駁火,最終造成港人八死七傷的慘劇,在香港社會引起天怒人怨。

  時隔七年,黎剎公園風景如畫、遊人如織,爭妍鬥艷的鮮花在眼前綻放,活力四射的樂曲在耳畔輕揚……如果不曾發生七年前慘烈的一幕,一切的一切是如許美好。可惜歷史沒有假設,唯有在內心虔誠祈禱,願時間撫平所有傷痛。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