鬍鬚造型店/小 雪

  巴黎幾乎每一個街區都有一個理髮店,這已不是新鮮事兒。經常路過的這家,櫥窗裏掛滿了男士頭像,我一直以為是一家專門為男士理髮的理髮店。直到今年進入聖誕氣氛,店門口掛了一堆各式鬍鬚造型,我才知道,它是一家專門的鬍鬚造型店。

  按照學術界“慣例”,大部分的教授都是有鬍子的。系裏的法國大鬍子數學教授有一次半開玩笑半當真的跟我説:“你知道數學系教授為什麼都要留鬍子麼?因為我們思考問題的時候總是不自覺的抓頭髮,所以慢慢地頭髮就抓沒了,便留起了鬍子。是的,鬍子不太容易被抓掉。”

  先生也不例外,大概從他讀博的時候,他便學着系裏的教授留起了鬍子。只是每次鬍子長長了,修剪都是我的工作。

  這一次,被我發現了這個鬍鬚造型店,我決定帶先生去好好修剪一下鬍子的形狀。一方面是要過節了,應該好生打理一下個人的容顏,另一方面,是滿足我的好奇心。

  那天下午,先生忙完他的事兒,小朋友們也還在學校,我便拽着他緊趕慢趕總算準時按預約時間到達。之前打電話預約的時候,可能最近是接近聖誕新年假期,店裏還忙得沒有空,所以我幾乎提前了一整個星期才預約到這個時間。

  我們推開門,極簡風格的設計讓我一眼便能從門口看到最裏邊的牆。不大的店舖裏只有兩個“造型座位”,一個空着,另一個有一位客人正躺在上面,一位造型師正在專心地給他修理鬍鬚。

  迎接我們的是一位大鬍子老先生,戴着一副黑框眼鏡,圍着白色的圍裙,讓我不自覺地覺得他更像一位廚師。簡單寒暄招呼以後,先生便被他領進到裏面,先用專門清洗鬍鬚的洗鬍鬚水清洗,還上了一層類似護髮素的東西。折騰了大約十來分鐘,大鬍子老先生把先生帶出來坐到了造型椅上。

  大鬍子先生對着鏡子跟先生比畫着鬍鬚的長短、形狀,一邊用梳子把鬍子挨着梳理了一遍,一邊還順便抓了抓頭髮,看如何和髮型搭配。溝通完畢,便二話不説摸出電動鬍鬚修剪器,設置到一個長度,然後便開始把先生的鬍子挨着推了一遍。

  大鬍子先生放下電動鬍鬚修剪器的時候,先生的鬍子長度已經變得一樣,看起來整齊了許多。大鬍子先生這時候摸出剪刀和梳子,開始作細微的調整,把濃密一點的地方稍微剪得薄一點,不整齊的地方再剪整齊一點。直到他覺得整個鬍子的長短和厚薄看上去都比較一致了,他才滿意地放下剪刀,摸出了一個安裝了刀片的工具。

  大鬍子先生用梳子當作尺子一樣,比畫着角度和形狀,然後用刀片輕輕的刮出他想要的鬍鬚形狀。老先生像創造一個藝術品一樣,時不時歪着腦袋這邊看看,那邊看看,還會停下來摸着自己的鬍子思考幾秒鐘。他一絲不苟的調整每一條鬍鬚邊緣的“直線”,直到修整得毫無偏差,他才心滿意足地拿出刷子撣掉多餘的鬍鬚,拍拍手,大功告成!

  “鬍子,是男人的氣質所在,個性所在。”大鬍子先生跟先生握手告別的時候語重心長地説。

  嗯,這個氣質打造得相當的昂貴,幾乎是理髮一倍的價格。看來在法國,理髮是生活需要,而鬍鬚造型,是歸於藝術範疇。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