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離婚設置冷靜期叫好\劉淑萍

  最近濟南某法院推出“離婚冷靜期”,指出夫妻雙方三個月內不得提出離婚。此話題一出,又是眾説紛紜,吵爆了網絡。

  想起一件往事,很多年前,我在某國企工會女工委任職,那時,離婚不像今日那麼容易,先得單位相關人員調解,不成,再出具證明簽字蓋章後,當事人方可到上級民政部門去履行離婚手續。

  那次,工友小王和他的愛人小陳一起來到辦公室,拿出申請,説性格不合要離婚。男説男有理,女説女有理,無非是男的不顧家,喜好打麻將,女的脾氣急躁,讓男的產生了逆反心理。然後雙方家長摻和進來,由爭吵到動手,女的一氣之下提出了離婚。我按常規調解,無非説些“保持冷靜,珍惜緣分,理智對待,別輕言放棄”等程式語言勸和,夫妻倆有所觸動,收回申請。

  但不久,他們又提出離婚,我和同事好一番勸導,他們沒再堅持,回家了。可是過了一些時,他們又來了,這回似乎是鐵了心地要離。強扭的瓜不甜,也罷,要離就離。單位調解只是初步勸和,不涉及財產分配和孩子跟誰。

  我拿出圖章,歎氣説:“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遺憾呀……”然後簽名,準備蓋章,冷不丁抬起頭看了他們一眼,只見小王臉白了,而小陳眼淚嘩嘩地流了滿臉,我心一驚:夫妻倆還是有感情的!我將圖章放回原處,説,今天不行,你們冷靜兩週,下次再來了,我二話不説就給簽字蓋章!這對夫妻後來沒再鬧離婚。

  近年來,快節奏的生活讓結婚離婚變得特別簡單,年輕人習慣“閃婚閃離”,感情基礎不牢的男女匆匆走進了婚姻,感情並未完全破裂的夫妻卻在衝動之下不理智地選擇分手。每當我看到現實生活中和影視裏年輕情侶那麼多令人惋惜的情變婚變時都忍不住會思索:悠悠歲月中,我們那個年代的青年到底靠什麼才能夠在艱苦的環境裏守候着那份純真堅持着那份情感?我想,除了傳統的觀念和思想束縛了雙方的行為外,制度的約束也是保護婚姻和家庭的一個重要方面。不錯,現今離婚率高在很大程度上來説的確是社會進步的表現,但離婚對兒童的傷害顯而易見,如果説婚姻是兩個人的修行,那麼離婚對當事人對全家又何嘗不是一場災難?而且離婚的男女,其實很多人還是相互愛着的,只是吵架時氣頭上説了過頭話。即便是真的受到了某些傷害,但感情也並非完全破裂。

  “願得一人心,白首不相離”,千百年來,卓文君的這個名句成為持傳統觀念的國人對婚姻的良好願望和不懈追求。從這個角度來看,離婚推冷靜期還是很有必要的。據悉,一些地方推出離婚冷靜期後,很多夫妻打消了離婚的念頭,遏制了“閃離”,離婚率大大降低。離婚冷靜期的負作用是給真正關係破裂的當事人設置了障礙。但三個月不長,真想離婚的人是捆綁不住的。

  戀愛如煙花般絢爛美好,婚姻卻有着柴米油鹽的瑣碎,感情需要經營,需要細水長流地輕輕呵護。衝動是魔鬼,如果你不打算獨身,與任何人組建家庭,可能都會碰到這樣那樣的問題。設置冷靜期,便是給婚姻一個緩衝期,給家庭一把保護傘。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