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些錯,不必糾正\姚文冬

  十二月八日,是我的生日,我一直銘記在心,雖然,我一度認為,我的生日,是一個錯誤。

  按父母的説法,那天是陽曆十二月八日,農曆十一月十一。我一直這樣認為。可是有一天我去查萬年曆,卻驚訝地發現,那兩個日子,在我出生的那一年並不重合,前後差了一天─顯然是父母記錯了。把兒子的生日都記錯,這個錯誤太嚴重了。

  於是我向父親質疑。父親説:“十二月八日!沒錯,那個火紅的八字,至今還印在我的腦子裏呢。”

  母親接着説:“農曆十一月十一也沒錯,咱們小鎮逢一為集日,那天就是集日。”

  兩個日子都沒錯,難道是曆法錯了?曆法會有錯嗎?從那以後,我困惑不解。

  等我長到十八歲,我想:一定要把生日的確切日期搞清楚,怎麼能讓一個錯誤的生日伴我終生呢?

  我讓父母好好回憶一下,並説:“如果確實是十二月八日,那農曆就是十一月初十;如果農曆是對的,那陽曆就該是十二月九日。總之,兩個日子不可能是一天。”

  父親斬釘截鐵地説:“陽曆錯不了,我清楚地記得,當你一落地,我就在那個火紅的八字下面寫了一行字:今天,我有兒子了!”

  母親笑着説:“日曆上的字,我也記得。”

  可是,肯定了一個,就必須否定另一個,曆法是科學,不可能模稜兩可。“那麼,農曆十一月十一肯定是錯了,那天應該是十一月初十。”我説。

  母親一聽就急了:“不是初十是十一,只有十一才可能是集日。那天,我想去看你病重的姥爺,可因為是集日,很多外村的親戚來趕集,在你姥爺家吃飯。我一進院,看見人太多了,就沒進屋子,心想改天再去吧,可是當晚就生了你。接着就做月子,不能出門,十幾天後,你姥爺就去世了,我都沒能見他最後一面。”

  母親的淚流了下來,她哽咽着説:“這樣的日子我能記錯嗎?如果那天不是集日,你姥爺家就不會來那麼多人,我就能見你姥爺最後一面了。”

  看見母親流淚了,父親有些愠怒了,他瞪着我説:“你究竟想幹什麼?”父親的話讓我的心一顫,是啊,我想幹什麼呢?我想用所謂的科學,去懷疑、否定他們的記憶?他們的記憶是那麼的温馨,又是那麼心酸……哪一個更重要呢?

  從那天起,在我十八歲長大成人的時候,我懂得了一個道理:在世上,有一些事情,明知是錯的,但不必去糾正。

  不過,一年也只能過一個生日吧,總不能陽曆、農曆各過一次。從十八歲離家,我一直生活在外,選擇了過陽曆的生日,因為陽曆的生日好記。只是,每到農曆十一月十一這天,總會接到母親的電話,她説,“冬啊,今天是你生日了呀。”我總是説,“我記得,媽,謝謝您惦記!”説這話時,總忍不住想流淚。多年來,我一直瞞着母親,不告訴她我習慣了陽曆生日。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