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早餐\小雪

  儘管花神咖啡館幾乎快被慕名而來的遊客們佔領了,瑪依雅和我還是願意在那裏相約早茶。熱巧克力,咖啡,法棍麵包,牛角包,新鮮黃油,把小小的餐桌擺得滿滿的。“事實上,在法國我最喜歡的一餐是,早餐!”我説。

  “簡直不可思議!這是唯一一頓不喝酒的一餐。”法國女生瑪依雅説。

  “那可不一定,我們英國人早餐會喝酒。”瑪依雅帶來的同學,英國男生湯姆説。沒有想到我隨口的一句話,瞬間變成了一場英法早餐“大戰”。

  “當然,油膩的培根和香腸是需要喝點酒來搭配一下。”瑪依雅説。

  “那是,我們的英式早餐含有豐富的高蛋白。不像法棍麵包,法式麵包,牛角包,巧克力包,蘋果醬包……只有澱粉。”湯姆毫不示弱。

  “你當然不會懂什麼叫作美好的一天從甜食開始。”瑪依雅一邊説,一邊把手裏的一塊法棍麵包放在咖啡裏沾了一下。

  “天吶!你竟然用法棍沾咖啡!”湯姆瞪大了眼睛彷彿第一天認識瑪依雅。

  “請問有什麼問題麼?”瑪依雅已經把法棍麵包從咖啡裏拿了出來,懸在空中。

  “天吶!那上面竟然還有黃油!”湯姆看到法棍麵包上的黃油作出一副想要暈倒的樣子,“你能想像那些黃油融化在咖啡裏,油珠子漂浮在面上的樣子麼⁈”

  “牛角包沾咖啡味道也不錯。”瑪依雅吃完手上的法棍麵包,又拿起一個牛角包。

  “難道不是隻有小孩子才會拿點心沾牛奶麼⁈難道不是隻能用硬餅乾沾咖啡麼⁈這難道不是在對食物進行‘犯罪’麼⁈”湯姆對於瑪依雅的一連串動作表示完全不能理解。

  “讓我給你上一課,記住了,法國的早餐桌上,牛角包沾熱巧克力,布里歐修(Brioche)麵包沾紅茶,這是標準配置!”瑪依雅一邊吃牛角包一邊説,“當然,即便是抹上黃油和果醬的法棍麵包或者Tartine麵包片,我們也經常會沾一下咖啡再吃。”

  “你讓我想起用奧利奧餅乾沾牛奶的小孩……”湯姆忍不住笑了起來。

  “等一下朋友們,我真的相信了法國女人每天早上只吃一塊法棍麵包和喝一杯意式濃縮咖啡!”現在輪到我一臉不解的發問了,“這難道不是法國女人保持身材的祕密麼?黃油果醬,應該不屬於你們的健康食譜吧?”

  “沒錯,我們努力地儘量只吃白麵包和咖啡,但是你知道,比如像我,完全擋不住黃油果醬和熱巧克力的誘惑!偶爾吃個甜甜的早茶,‘放縱’一下,太正常不過了。巧克力牛角包是我的最愛!”説完,瑪依雅端起了一杯熱巧克力,一臉享受的樣子喝了一大口。

  “不過你還是得承認,早餐在法式餐飲裏,是最不重要的一部分。不然怎麼連屬於自己的名字都沒有?你看法語的‘早餐’是‘Petit déjeuner’,直譯其實是‘小午餐’的意思?”湯姆又恢復了英國紳士的一本正經。

  “好吧,我不得不承認,我們法國人的生活,都從午餐才開始。”

  這兩位永遠在鬥嘴的英法友人,總算一起笑了起來。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