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心與人性─看《急診科醫生》/翟 傑

  圖:《急診科醫生》聚焦急診科醫生的真實工作狀態 資料圖片

  四十三集都市醫療題材劇《急診科醫生》在北京衞視和東方衞視首播,雙台持續破一,無論是朋友圈還是微博話題榜熱度均持續不減,全網播放量早已突破十億次。

  國產的醫療劇並不多見,前幾年播出的《心術》、《青年醫生》反響也較為一般,今年上映的《外科風雲》也是中規中矩,無論在情節的鋪設還是人物的塑造方面都鮮有突破。但在日本和美國,高質量的醫療劇卻不勝枚舉,像《白色巨塔》、《豪斯醫生》都屬上乘之作。

  起源於美國的醫療劇,“生命”和“死亡”是繞不開的主題。與青春偶像劇、歷史古裝劇不同,行業劇尤其是醫療題材劇拍攝難度很大,畢竟專業性非常強。尤其在醫患關係較為緊張的當下,社會對醫療這一行業關注度極高,屬於熱點加敏感話題。就拿前不久剛播完的《外科風雲》來説,因為在劇中出現了醫療常識錯誤,被吐槽無數。迫於輿論壓力,劇組不得不公開道歉,在網上貼出致歉聲明。

  《急診科醫生》的專業度可謂嚴苛。有報道稱,劇組特地邀請了北京協和醫院的急診科主任等一眾專家來幫助審核劇本。整個拍攝過程中,專家團隊全程跟進,為醫療細節把關。每拍完一個鏡頭、一場戲,都需要得到專家的認可才算通過。

  一路追看,發現這不僅僅是一部簡單的醫療題材劇,它所弘揚和凸顯的既有仁心亦有人性。作品既聚焦于急診科醫生這個群體的真實工作狀態,又從小小的急診科輻射到廣闊的現實社會生活;既藉助暉衞製藥推出的溶栓劑臨牀是否達標展開情與法、義與利的較量,又將豐富的病例經過藝術加工編排,反映出當下世態人心。

  當火鍋店老闆的弟弟為了救一個孩子導致全身重度燒傷,臨死前哭着説後悔沒去車站接新娘子的時候,我們感覺到的是人性的立體與真實;一位曾得過精神病的患者説自己的臉被別人換掉了,除了江曉琪醫生之外,所有人都對其不屑一顧,當那位患者説出“被人信任的感覺真好”的時候,當流浪兒童錐子患病住院,無錢支付醫療費,江醫生等人墊資為其治療的時候,我們除了感佩醫生醫術的高明還能看到人性的光輝。

  該劇的播出,讓不少觀眾再一次了解到了醫生工作的辛苦,很大程度上消除了所謂的“偏見”。另外,從一個個鮮活的案例中,也再一次感受到了生命的珍貴與脆弱。醫生不是萬能的,即使是他們的親人甚至自己,在一些病症面前,依然束手無策。“我是醫生,在我眼裏人命大於一切”“現在國內的醫療環境,動不動就要砍死醫生,讓大家都縮手縮腳,做醫療選擇的時候不是看對病人有沒有意義,而是要先看家屬會不會有意見,會不會鬧。所以好多醫療選擇,雖然保護了咱們自己,但是卻不是對患者最好的選擇。”“當無能為力的時候,我們應該給生命以尊嚴”……一句句經典台詞,或許能夠幫助患者或者家屬在面對病魔的時候,理智下來,增添理解,從而正確面對,而不是對醫生盲目指責,過度期盼。

  值得一提的是,劇中提到的醫療術語,都會相繼出現字幕簡介,讓普通民眾對生澀拗口的醫療詞彙有了基本了解,這是在以往的醫療劇中所罕見的。更為暖心的是,在每一集的末尾,都會由劇中的主要角色為觀眾介紹一些急救小常識,比如説:心臟驟停的急救方法,藥應該什麼時候吃?意外骨折怎麼辦?食物中毒如何處理……放棄了最好的廣告時間,為大眾普及急救知識,就衝這一點,就應該被點贊。

  “世界上最遠的距離是病人躺在醫生面前,醫生只看到了病,沒看見人。”劇中江曉琪醫生的這句話,又將我們的思考引入了一個新的層次。願我們共同努力,逐漸縮短那個所謂的距離。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