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的步行課/陸小鹿

  我是一個步行控,喜歡步行,最主要的原因是自由。散步兼賞風景,一路走,一路看,是我喜歡的移動方式。

  前些日子,去了一次杭州。在杭州的第一天,我步行了差不多有九個小時。是不是很長?好像也沒有覺得特別累,所謂移步換景,眼睛忙着看都來不及,不知不覺幾個小時就溜走了。步行的歡暢,在於不會錯過美景,也可以隨心取捨,那些車子無法深入的花園、小徑、山路……只有雙足可以抵達。

  説説我的杭州步行一日遊路線,實際上就只涵括了兩條環湖路,一條是北山街,一條是南山路。北山街,是杭州歷史文化街區,風景相當優美,一邊是依山而造的一大群中西式近代老建築,一邊是秀麗如畫的西子湖,山水温柔凝望,相得益彰。

  早九點的北山街,一派閒淡適意。晨跑的人,步行的人,騎着單車的人,全都不慌不忙。路過一家當地人開的小賣部,正對着西湖,一流的湖景房,雖然空間逼仄,還是叫人忍不住羨慕了。想起一部電影《看得見風景的房間》,視野裏看得見風景的房子,不管做什麼,哪怕就是呆在裏面賣賣日用雜貨,心情也是愉悦的。

  北山街的民國花園老別墅,建築風格各有特色。位於北山街三十八號的抱青別墅就是其中之一。它早年是一間奢華的酒店,如今變成了杭州國畫院美術館。

  我去的那天,恰好在舉辦一場梅花主題的國畫展,免費觀看。看完近百幅畫,留下印象的只是其中一幅,黑白的色調,洗練的用筆,簡約的構圖,寥寥數筆就渲染出深遠的意境。這幅畫名為:窗外一枝梅,寂寞獨自開。三豎一橫,四筆構成兩扇窗,一枝梅花從窗外探入。沒有繁雜的餘景,因為簡單,反而值得回味。

  新新飯店是北山街地標式景點。名字聽起來普通,其實歷史悠久。當年,胡適、徐志摩、李叔同、豐子愷,連日本作家谷崎潤一郎、芥川龍之介……來杭州,都曾入住過這裏。大廳古色古香,服務員穿着長袍,較好保留了民國初年的原貌。飯店咖啡吧有大片落地窗户,正對着西湖,景觀極佳。點一杯桂花龍井歇歇腳,坐着喝茶看湖景。想起胡適和他的曹妹妹在這裏你儂我儂留下“輕霧籠着,月光照着,我的心也跟着湖光微蕩了”這樣的情話,不禁感喟西湖的湖光山色真是太適合談一場風花雪月的戀愛啊。

  南山路,被譽為杭州最文藝的一條路。G20峰會期間,在電視裏看到南山路夜景,被一路流光溢彩的閃燈驚艷到了。所以,這次來杭州,就想來這條路上走一走。

  南山路也有一群別墅建築,兩層清水磚坡頂造型,不如北山街的別墅氣派,但有它小而文藝的美。其實這樣最好,每條路有每條路的特色,能保留住個性就是好。

  南山路二百一十號,是南山書店所在地。這家店四壁都是書,置身如此琳琅的書海,我決定在裏面停一停,挑上幾本書。步行一段時間後需要休整一下,最適宜的地方就是咖啡館、書店或者餐廳。看中幾本《氧氣生活》,這本雜誌已經停刊,老版本五折售賣,如獲至寶,買下五本。東西不論貴賤,合心意就是買對了。

  緊鄰南山書店的是中國美術學院南山校區。這是一座沒有圍牆的大學校園。第一次走進美術院校,頗感新鮮和好奇。在書法系臨摹室裏看學生們練書法,畫國畫,深深感慨台上一分鐘,台下十年功,任何一門特長背後都是無數遍的重複練習。會枯燥嗎?我想如果不是被迫而是發自內心熱愛並且沉浸,那就一定是幸福的享受。美院教學樓邊上有一方池塘,坐在塘邊休憩時,想起席勒説的“自然只是給了我們生命,藝術卻使我們成了人。”假如時光可以倒流,真希望自己年少時就能多學些審美知識,早一些建設起自己的審美觀,美學教育絕不是温飽後的教育,好的審美能主導起一個人的日常選擇。你有怎樣的審美,就會有怎樣的人生。

  晚上,落座“西湖人家”,點了當地特色菜龍井蝦仁、油燜春筍、西湖蓴菜湯。留在南山路晚餐,只是為了想看一看南山路的夜景。

  夜幕漸漸四合,飯畢去南山路散個步,火樹銀花不夜天,彩燈在梧桐樹上星點般閃爍,美極了,我忍不住給杭州的朋友發出幾句話:“真羨慕你生活在杭州,這是一座適宜生活適宜步行的城,又文藝又悠閒……我雖只走過杭州一隅,但已領略到它的美好。”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