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中小孩/李 夢

  圖:畢加索畫作《手捧鴿子的小孩》作者供圖

  不少畫家熱衷描畫孩童,有些是他們自己的孩子,有些是奉當年皇室之名為王子或公主創作的肖像,另一些則是街邊偶見。畫家描摹人像或風景的時候,每每因應畫中人事調整構圖和設色等,唯獨在描畫小孩子的時候,筆觸總是温煦的,帶些憐愛與疼惜。

  畢加索夠叛逆夠另類吧,可是我們在他創作於一九○一年的那幅《手捧鴿子的小孩》中,見不到古怪誇張的構圖,也見不到莫名被拉長的雙臂或雙腳。畫作完成於一九○一年,那一年這位西班牙畫家只有二十歲,正處在其職業生涯“藍色時期”的開端。那個時期的畢加索,尚未進入立體主義世界中探索,故作品每每寫實,中規中矩,至多隻是在顏色揀選上有些異於他人的嘗試。

  畫幅正中有一小女孩,穿白色長裙,略低首,手捧一隻白鴿,神情有些羞澀,又像是懷着些許心事。畫中除去左下角綵球上的一小片紅之外,整體色調偏冷,或與那一時期畫家寥落沉鬱的心情有關。

  所謂“藍色時期”作品,通常是指畢加索一九○○至一九○四年這五年左右的創作。依其名,畫中色彩以藍色或藍綠色為主,透出陰沉的、濕漉漉的意味。當時的畢加索,受好友自殺身亡的影響,作畫時常選擇偏冷的色調,且畫中人的神情每每迷離哀傷。即便如此,在《手捧鴿子的小孩》一作中,我們仍能見出些許光亮,因為那隻頻繁出現在畢加索畫作中、象徵和平安寧的白鴿,也因為那畫中孩子的真純。

  沒人猜到畢加索畫中的孩子是誰,或許是他街邊偶見,又或許是他想像出來的形象。不論如何,我想畫家作此畫時,必定在這小孩形象上投注了自己的理想。從某種程度上説,這畫中孩子,也是藝術家本人的自況。

  若説畢加索這幅白鴿與小孩的畫作寄託了自己之於藝術、之於生活的理想,那麼活躍在十九世紀的法國現實主義畫家庫爾貝(Gustave Courbet,一八一九—一八七七)則試圖以作品直戳當時社會的暗面,關懷勞工階層的艱辛。有些畫家不問世事,甘心將自己固限在不食人間煙火的烏托邦情景中,另一些畫家則熱衷變革,希望以藝術創作反映社會變動並推動其進步,庫爾貝顯然屬於後者。

  在他的名作《碎石工》中,庫爾貝將兩位衣着破舊的工人放入畫幅中央,當作主角,這在十九世紀中期新古典主義與浪漫主義盛行的時代,無疑是極其不循常理的做法。庫爾貝的筆法相對剋制,即便在描摹那些貧苦階層的生活與勞作時,也絕非懷着自上而下關懷同情的態度,而是直陳事實,儘量不滲入主觀情感。在一八六六年創作的那幅《鄉村貧婦》中,亦是如此。

  畫中有一老婦,一女孩,一隻黑山羊。老婦被肩上的一捆柴壓得佝僂的身體,小女孩走在老婦前面,懷中抱着包裹,不知會否是今晚的吃食。老婦、小女孩與黑山羊在畫幅正中偏右處形成一個穩定諧和的三角形構圖,且衣衫為深色,與四圍雪景建構一重鮮明的對照。

  那小女孩打動我的地方在於她雖然在雪地間賣力行走,身體卻是筆直挺着,甚至有些驕傲地微仰。這一弱小卻堅強的形象,可説是整幅畫面的亮點,令到四圍蕭索荒寂的冬景驀地多了些生機。雖然庫爾貝本人為強調自己現實主義的創作風格,曾説過“我不會畫天使,因為我從來沒有見過他們”,但我覺得,《鄉村貧婦》中的這個倔強迎着風雪前行的小女孩,分明就是降落凡間的天使的模樣。

  不論數百年前宗教畫家熱衷描摹的“聖母懷抱聖子”主題畫作,抑或印象派、寫實主義或立體主義畫家筆下的孩童,每每是真純無邪的。畫家在孩子身上,寄託了自己的理想與希冀,而畫中孩童的一顰一笑,亦能牽動作畫人與看畫人的心緒。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