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日負暄之樂/梅 莉

  週末在家休息,起牀晚,打開窗户,滿室鑽進冬日的暖陽,如鑽石般閃着耀眼的光芒。光與影形成的抽象畫風讓我陶醉其中,乾脆坐在陽台的椅子上曬了會太陽。

  説起曬太陽,就會想起“負日之暄”這個故事,不禁莞爾。説的是古代宋國一個老翁,一生躬耕于壟畝,窮人一個,粗茶淡飯度日,粗布麻衣過冬,唯一的財富是曬太陽。曬着曬着,他時常感到很快樂,於是,靈機一動,“負日之暄,人莫知者,以獻吾君,將有重賞。”──想將自己曬太陽的快樂作為妙法,獻給君王,必會得到重賞。

  是嘲諷老翁見少識淺的意思吧,不知世間還有錦衣貂裘、豪宅寶馬。可也許什麼榮華富貴都享盡的君王,還真不知曬太陽之樂趣呢,重要的是他未必有那份閒適放鬆的心情啊。

  白居易就非常贊同老翁,他也覺得冬天的太陽是個無價之寶,其實本來就是啊。在《負冬日》中他如此寫道:“杲杲冬日出,照我屋南隅。負暄閉目坐,和氣生肌膚。初似飲醇醪,又如蟄者蘇。外融百骸暢,中適一念無。曠然忘所在,心與虛空俱”。瞧,窮人曬太陽曬出了健康與快樂,詩人曬太陽曬出了哲學與禪意,放空自己的感覺可真是千金難買。

  在太陽杲杲的冬日,我必會曬被子。然後趕在日影移走之前,把曬了一天的被子鋪上牀,晚上睡覺會聞到陽光的味道,好聞的氣味能促成一個好的睡眠。我記得母親説過,千萬別等太陽沒有了再收被子,那樣就感覺不到白天太陽曬過的温暖。

  像這樣的冬日午後,我也坐在陽台上負暄。抬眼看見温暖的陽光灑在印花棉被面上,一朵朵花兒在陽光下像是復活了,低下頭就能聞到香氣。

  泡了一杯紅茶暖暖胃,坐下來,打開筆記本電腦,想寫些有關冬天的文字給心靈取暖。可是我的大腦一片空白,如一方寧靜的水域,魚不跳,蝦不蹦。冬日的暖陽隔着玻璃直射進來,只剩下低温的暖,可是在這低温暖長時間的包容中,人漸漸有了一種放鬆、懶散到無法用言語表達的倦意。如同一隻飛行很久的鳥終於找到了棲身的枝,可以小憩片刻;又或者如一個才會走路的孩子走了很遠的路,母親終於肯抱他一下了。春去冬來,四季匆匆輪迴,轉眼間,又是一年年底了,日曆從厚厚的一疊又變成單薄的幾張。這一年裏,有多少人如秋天落葉般離開,又有多少鮮活的小生命哭着來這個世界報到?看着窗外的銀杏樹檸檬黃的扇形小葉一天比一天稀少,耳邊想起古人的歎息:覺人間,萬事到頭來,都搖落。縱使搖落,也是美的,不信,你看那落葉。

  下午的陽光漸漸西沉,無力而温柔地撫摸着我的臉,如同母親蒼老的手。而居小城的母親,她此刻在做什麼呢?

  撥通了母親的電話,聽到她笑聲朗朗地説,正和一幫老姐妹淘們在公園曬太陽聊天呢。好,真好,我們在同一片藍天下負暄,享受着天地之靈,沐浴陽光之燦。這世界上,不論你是怎樣富甲天下,還是窮得一無所有,在珍貴而無價的冬日暖陽面前,都一律眾生平等。負暄之樂,人人可享。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