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外貿再平衡將穩步推進

  工銀國際首席經濟學家、董事總經理 程實

  月暈而風,礎潤而雨。11月24日,中國財政部宣布大幅調降消費品進口關税,平均税率從17.3%降至7.7%,部分產品税率降至零點。在貿易保護主義高漲的全球局勢下,這一舉措逆勢而上,再次彰顯了中國主動擴大進口、改善外貿平衡的決心。筆者認為,隨着中國經濟進入新時代,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步伐提速,疊加對外開放的更高層次發展,共同為外貿再平衡注入強勁而持久的動力。未來,中國外貿再平衡將穩步推進,既將持續提升中國經濟的發展品質,亦有望護航全球經濟復甦的“換擋提速”。

  首先,中國供給側改革步伐提速。近年來,雖然全球貿易衝突不斷加劇、保護主義勢力崛起,但是中國依然主動開啟外貿再平衡進程,通過一系列措施消解外貿壁壘、擴大進口增量。例如,2015-2017年,中國連續三年下調消費品進口關税,以充分釋放國內市場對全球優質消費品的龐大需求。2017年4月,國務院總理李克強進一步指出,中國作為貨物貿易大國,從不刻意追求順差,而是希望貿易更加平衡。得益於這些舉措,2016年9月至今,中國月度進口增速持續高於出口增速,月均剪刀差高達7.3個百分點,逆轉了此前出口增長快于進口增長的長期趨勢。

  縱覽全域,追求貿易平衡是中國供給側改革的必然要求,因而具備穩定的內生動力。對內而言,以中產崛起和消費升級為契機,引入全球高品質產品進入中國市場,能夠適度激發“鮎魚效應”,促使中國企業淘汰過剩產能、加速產業升級,推動供給側的“去舊育新”。正因如此,2015年以來消費品關税的削減,優先指向了奶粉、高檔服裝箱包、化粧品等中國消費品行業“短板”。對外而言,中國不主動追求貿易順差,轉向兼顧出口和進口的平衡增長,有助於打破全球貿易摩擦和經濟失速的惡性循環,引導全球治理迴歸包容互惠的正確軌道。

  隨着2018年全球復甦步入“換擋提速”階段,全球市場、尤其是“一帶一路”沿線新興市場的發展機會,將匹配中國對外資本輸出的投資需求。這將為中資企業“走出去”和國際產能合作提供更廣闊的空間,進而拉動國內產業結構的轉型升級。正是遵循這一思路,在特朗普訪華期間,中美簽訂高達2535億美元的經貿合作大單,不僅在規模上刷新歷史紀錄,更為中方打開了投資美國製造業和能源產業的戰略入口。

  對外開放品質提升

  其次,中國對外開放邁向更高層次。長期以來,中國對外開放的戰略主要體現為擴大出口和引進外資相結合,既推動中國製造成為全球產業鏈的重要組成部分,也催生出不少結構性矛盾,比如“重商主義”帶來的惡性競爭、外匯儲備持續積累造成的資源浪費等。

  站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新時代的歷史起點,十九大報告提出“推動形成全面開放新格局”。開放戰略也將與此相適應,進一步加快提升層次:從出口中低端產品為主到更多出口高端產品,以適應並促進產業升級;從擴大出口為主到進一步擴大進口,以改善整體福利、解決國際貿易摩擦和糾紛;從貨物貿易為主到貨物貿易與服務貿易並重,以增強服務貿易的競爭力,改變其長期以來的逆差狀態,更好地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從經常項目開放到資本項目開放,循序漸進完成資本項目開放的“最後一公里”,以助力中國金融市場的長足進步和中國經濟的穩定增長。

  基於全面開放的新格局,以削減消費品關税等措施平衡進出口,看似降低了中國外貿順差的數量,實則提升了對外開放的品質。長期來看,這不僅有利於及時化解結構性矛盾、調節國際貿易摩擦,更將持續推動中國服務貿易的發展和金融市場的開放。2016年8月以來,中國外貿順差保持月度同比負增長,顯著改善了深化開放的國際環境。把握這一機遇,本月中國宣布放寬金融領域外資持股限制,有望加速中國金融業與國際體系接軌,推動中國金融機構的綜合化經營和國際化發展。而中國金融市場發展水準的提升,配合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的完善,將為人民幣資本項目開放的有序推進奠定基礎。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