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色人生/延 靜

  韓國第一位女外長康京和,滿頭銀髮,就任六個月後,終於踏上中國的土地,來到北京。她這次前來,肩負重任,要與中國外長王毅舉行會談,敲定今年十二月文在寅總統訪問中國的日期和初步日程,同時還要就曾阻礙中韓關係發展的“薩德”問題進一步與中方交換意見。

  韓國外長已經有三年沒有訪問中國了,中國外長也沒有去韓國。中韓兩國因在韓國部署“薩德”問題,關係疏遠了不少。康京和就任外長後,曾在國際會議場合與王毅外長見過面,但訪問隔海相望的中國,一直是她心中的願望。

  她本來不是搞外交的,更沒有想過當外長。她的父親曾是韓國KBS廣播公司元老,後被公司派到“美國之音”任職,她跟隨前往,在美國生活了幾年,她的英語基礎就是當時打下的。結婚後,她再次隨丈夫到美國,考入馬薩諸塞大學深造,獲大眾傳播學碩士和文化交流學博士學位。回國後,她繼承父業,進入KBS廣播公司,擔任英語播音。之後不久,她改行從事口譯工作。金大中當選韓國總統後,美國總統克林頓打來電話祝賀,康京和做同聲翻譯,受到金大中的讚賞,名聲大振。

  一九九七年,時任韓國外交部長官的洪淳英發現了她的才氣,把她調入外交部,使她正式進入了外交界。當時她已四十出頭,比起那些科班出身的人晚了不少,但她靠刻苦努力,很快爭得一席之地,並擔任了國際機構局局長。後來她被派往紐約聯合國總部任職,很快熟悉了業務,安南、潘基文兩任秘書長對她均委以重任。今年初就任的古特雷斯秘書長也任命她為政策問題特別顧問。

  她自己也沒有想到,今年五月文在寅就任韓國總統後,會提名她為外交部長官人選。這引起一場不小的風波,遭到在野黨的反對。韓國建國至今已有過數十位外長,但還沒有過女性,橫挑鼻子豎挑眼,在野黨怎能把她看在眼裏。但就在這時,韓國十位前外交部長官聯合發表聲明,舉薦她為外交部長官,其理由是她曾在聯合國任職多年,具有國際視野,能力出眾,思路開闊。儘管韓國國會有意拖延沒有認可,文在寅總統根據法律,仍任命她為外交部長官。

  康京和匆忙從紐約回國受命,興奮之餘深感使命艱鉅。當月她即需隨同文在寅總統訪問美國,一切準備,包括如何握手,都要由外交部提出預想,忙得她不亦樂乎。隨後她面臨如何改善與中國的關係、如何解決朝鮮半島無核化問題等繁重課題,其中中韓關係受阻一年多,韓國在經濟、貿易、文化、旅遊等方面,蒙受了不小的損失。

  現在康京和來到北京,為下個月文在寅總統訪問中國打前站。中國從大局出發,沒有為難她,但強調韓國不要再追加部署“薩德”,已部署的不要損害中國的戰略安全利益。康京和在韓國國會曾表示,韓國不加入美國主導的反導體系的立場不會改變,韓美日安全合作不會演變為軍事同盟,韓國不會追加部署“薩德”。在與王毅的會談中,她允諾履行承諾,將盡最大努力使韓中關係儘快回暖,這對雙方都更為有利。

  還記得,康京和五十歲剛過,頭髮就開始花白,她媽媽關切地勸她染髮,但被她拒絕:“我要以本色度過人生。”十幾年來,她沒有染過髮,滿頭銀髮成了她的標誌。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