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還寫信嗎?/阮 阮

  書信往來似乎已經是一件與我們這個年代的人距離頗遠的事了。偶然地收到了旅行中的母親寄來的一封明信片,字跡清秀,話語簡單卻筆筆入心,剎那間不禁感慨萬分。

  走進書房,想給母親回信一封,匆匆一瞥,見到書架上的那一本《林徽因書信集》。本是買來當作散文隨筆讀讀,放鬆心情用的,誰曾想,一讀之下,卻看到了不同於印象中和徐志摩故事中的林徽因。

  在戰亂動盪的年代裏,文人,留洋歸來,不能上前線。心底裏的印象是,他們也有大家族的庇佑,過得會好一些,安逸一些,至少不用像戰亂亡魂一樣丟了姓名。但是,文人,知識分子,思想是最鮮明,情感也是最脆弱的。讀林徽因與徐志摩的信,讀林徽因與沈從文、胡適的信,讀出了文人心靈的煎熬。本以為那個時代的信件都是報平安的資訊,看到的是二千多字成篇的文章裏,有生活的細節,也有思想的交流,更有學術領域的探討。

  回想自己的人生,我也是曾寫過信的,在中學時代,大學時代,寫給朋友,寫給戀人。觸網之後,交流變得順暢,便捨棄了郵寄寫信給朋友,有的只是偶爾的寄一張賀卡。再到現在快遞時代,平郵信件變成了影響效率的麻煩事。而今,要寫信。每一封,寫出來的是自己的生活點滴,寫出的是自己的心情,也會寫自己的心情波動。卻不知道要寫給誰,對誰説,倒是母親偶爾願意當一當我的筆友。

  若是信,只能寫給自己,其實也是一種無趣。能遇到一個願意寫信的朋友是一種難得,還能懂得欣賞寫信的美好,也是一種難得。

  偶發感想,碼下字句,就想問問現代的都市男女們,你,還寫信嗎?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