洋鄰居迷上中國餐\學勇

  圖:火雞是西方感恩節裏必不可少的一道佳餚\資料圖片

  昨天是美國的感恩節,每逢過節那天當晚,美國老百姓將闔家團聚,圍坐在一起吃火雞。上週末傑伊從美國發來郵件,説他已經準備停當,只等過節待客了。今年的家宴上,除了必不可少的火雞,他打算以中式炒麵饗客,還照我炒麵時的樣子演練了一回。不會切肉絲,他就將美式香腸切段,代替肉絲;調味品中少了葱、薑、蒜和芫荽,他就在炒麵時多放了些麻油。我問他味道如何,他説雖不及我炒的麵適口,可慰情聊勝於無。

  我和傑伊夫婦在美國做過多年鄰居,那是在芝加哥西南方的瑞柏城,我們住在同一社區,兩家相距不過五、六十米。因為都在芝加哥鬧市區上班,我和傑伊經常在進城或回家的火車上相遇。最初見面也不過是互相打個招呼,慢慢就熟悉起來了。可能我們都感覺對方不錯吧,下了火車便開始一起拼車回家,後來又開始互訪。第一回是去了他家,行前我特意帶上了炒麵的原料,因為早就聽華僑前輩説過:洋人喜愛中式炒麵、炒飯。傑伊正巴不得我來露一手,他和妻子彭妮一邊幫忙洗菜、刷鍋,一邊看我如何下廚。我信心滿滿,傑伊和彭妮嘗過炒麵後讚不絕口。我告訴他們,鍋底那層麵鍋巴並不中看,卻是精華,又香又脆。於是彭妮取來調羹,和傑伊一起刮鍋巴。看他們既興奮又專注那樣兒,活像兩個孩子;刮下來的麵鍋巴被他們用手捧着,吃得精光!

  傑伊自此便迷上了中餐,幾乎每月都要邀我聚會,我也樂得將茄汁大蝦、紅燒划水、三鮮水餃等依次做給他嘗。他又專門去看李安執導的新片《飲食男女》,片中展現的中國廚藝令其驚歎不已!傑伊夫妻倆有心,買來醬油、麻油、八角、五香粉等,認真學起了烹製中餐。他們還專門到唐人街,買了炒勺和一把很重的中式菜刀。有趣的是,嘗過各種中式美食後,傑伊竟初衷不改,依然最愛炒麵,正是蘿蔔白菜各有所愛。每逢我去他家,他都希望我多多炒麵,裝滿幾大盤,供他和彭妮連吃幾天。按説一方水土養一方人,漢堡包才是美國佬最常吃的主食;傑伊雖愛炒麵,但總不會勝過漢堡包吧?我便逗他説:“炒麵和漢堡包二者當中,如果只可擇其一伴你度過後半生,你會選擇哪一個?”他沉吟了半晌,然後竟十分嚴肅地回答:“選炒麵!”不過,也並非凡炒麵他都喜歡,芝加哥唐人街的炒麵他就嫌太乾、太硬。除炒麵外,也另有其他中國美食令其醉心,卻並不是什麼山珍海味:有一次我做了上海錦江飯店配方的“紅燜牛肉”,他嘗後連聲叫好,稱其為“可與炒麵相媲美的佳餚”。

  傑伊來自中西部的堪薩斯州。一九九五年耶誕節,貝蒂和鮑勃─他的母親和繼父─計劃從老家來芝加哥與其團聚;他找我商量,想請我幫忙做幾道中國菜,款待兩位老人。平安夜那天,我中午時分就到了他家,他和彭妮已經按我的要求備齊了食材和調料。照例是由我掌勺,他們倆打雜,所做的菜中有中式“酸辣土豆絲”,中西合璧“燉牛尾”,自然還少不了“紅燜牛肉”和“炒麵”。

  下午三點多鐘,貝蒂和鮑勃趕到了,一路駕車跑了八、九百公里。傑伊關切地問候他們是否累了、餓了。鮑勃微笑着回答:“別擔心,我們剛剛在高速路邊的‘漢堡王’用過午餐,還打了個盹哩!”濃眉大眼、膀大腰圓的鮑勃,使我想起了馬特.考爾德─西部片《大江東去》中的男一號,只是鮑勃的年紀比馬特要大不少,我猜他大概有六十歲了。大家正説着話,傑伊端了紅燜牛肉請二老品嚐。鮑勃嘗過一塊之後便不再言語,悶聲坐到一邊吃肉。待飯菜備齊,再看擺在他面前那盛肉的瓷盆,五磅多牛肉已被他吃去了一小半,我和傑伊只看得目瞪口呆!

  晚宴開始,其樂融融。貝蒂喜歡土豆絲那脆爽的口感,我便請她猜一猜食材。美國人的餐桌上總少不了土豆,但不外乎土豆泥、烤土豆、炸土豆片或土豆條那幾樣吃法,對於土豆絲他們是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經我一再提示,雖然猜出了正確答案,貝蒂卻將信將疑。糖醋藕片的作法也是他們見所未見、聞所未聞的,而那經熬煮牛骨而製成的中式疙瘩湯,更讓他們食指大動。鮑勃一連喝下好幾碗,嘖嘖稱讚道:“味道太好了!”

  傑伊和彭妮也給了我一個驚喜:他們端出一道預先準備好的“宮爆蝦球”,蝦肉嫩滑入味,還搭配了又甜又脆的荸薺。通常,“宮爆”類菜式中的辣椒經油炸後,顏色難免發黑,而這道“宮爆蝦球”裏的辣椒卻鮮紅鮮紅,喜洋洋地不摻半點黑色。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傑伊和彭妮雖然是依菜譜而操作,但倘若不具獨特見解,他們豈能完成這一項光鮮的創新?我心裏不禁暗暗稱奇。

  令人略感缺憾的是所餘食物不多。第二天傑夫和約翰──傑伊的兩個叔叔到訪時,深為自己來得太遲而惋惜。“他們把剩下的肉、麵和湯統統吃光,連盤子都舔了。”傑伊一臉無奈地對我説。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