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開羅時間\陸小鹿

  這些年,每次旅行,我都喜歡在出發前看一些與目的地相關的電影。感覺電影就是最忠實的旅行指南,既能帶給我美的視角,亦能激發出我的旅遊激情。跟着電影去旅行,這也算是一種旅行方式吧。

  去埃及前,我一連看了好幾部電影:《埃及艷後》、《英國病人》、《尼羅河上的慘案》……感覺創作手法比較新穎的是伍迪.艾倫的《開羅的紫玫瑰》,這部影片奉獻了一個腦洞大開的藝術手法,和一則多年來令人着迷的古老傳説:“法老把一朵塗了紫色的玫瑰花送給王后,據説她安眠的地方現在開滿了紫色的玫瑰”。紫色的玫瑰,聽起來又浪漫又神祕。於是,我懷揣着去開羅尋找紫玫瑰的美好願望,登上了飛往盧克索的班機。雖然,最終,我在開羅沒有找到紫玫瑰,但是尋找的過程豐盈了我整程的旅行心情。

  關於開羅,實際上我更喜歡的是另外一部片子─《Cairo Time》(開羅時間),記得影片裏有個鏡頭是男主角站在一座橋上,此時背景音樂響起,充滿異域風情的阿拉伯歌曲聽得耳朵都要發酥了,情緒就被帶動了起來。那首歌叫做《Ahwak》,我把這首歌下載到手機 裏帶去了埃及,在埃及睡不着的晚上就單曲循環它,雖然一句也聽不懂,可是耳朵裏灌滿原汁原味的阿拉伯音符,讓我誤覺自己好像不是一個異國人。

  《開羅時間》裏還有一個鏡頭我也記憶深刻─開羅街市的一家餐館,燈光昏暗,煙霧繚繞,男人們聚在一起,聊天、讀報、下棋、吸水煙……女主角朱麗葉貿然走進去,吸引了所有男人的目光。“為什麼大家都盯着我看?”她疑惑地問。“因為這家餐館只有男人才能進來。”男主角塔列克答道。

  來到開羅的次日清晨,我在酒店附近的街道散步,看到一家咖啡館已經開門,於是便走了進去。那是清晨八點多鐘,咖啡館裏已經坐了幾個客人,清一色都是男人,有人在聊天,有人在讀報,有人在下棋……當我從他們身邊經過,他們齊刷刷抬起頭盯着我看。這一幕似曾相識?我立刻想起了《開羅時間》裏的鏡頭,難道這個咖啡館也只是男人才能進來嗎?難道我和朱麗葉遭遇到了同樣的景況?抑制不住內心的狂喜,我表面故作鎮定地在咖啡館裏走了一圈,發現咖啡館裏只有一間男用洗手間,毫無疑問這就是個只有男人才能進來的地方。

  因為去的那幾天,開羅的治安狀況不太好,我沒敢在咖啡館裏逗留太久,偷拍了一張照片後就逃了出來。雖然我不是朱麗葉,那裏也沒有塔列克,可是這意外撞見的如同電影中的場景令我興奮極了,這是我的開羅時間,刺激快樂的開羅時間。

  電影《開羅時間》裏還有一組逆光鏡頭非常唯美。朱麗葉穿着曳地長裙,塔列克穿着西服,兩個人面向金字塔的方向走去。他們越走越遠,遠方是巍峨的金字塔,背影、夕陽、金字塔,這組鏡頭看醉了我。為此,我特地為埃及之行準備了曳地長裙。當我來到埃及,站在心心念唸的金字塔之前,我第一個要做的就是和金字塔、夕陽合照一張背影。雖然,我的男主角沒有一道來埃及,但是這張有着夕陽金字塔和長裙長髮背影的照片已足以令我心花怒放,這是我的開羅時間,浪漫唯美的開羅時間。箇中的喜悦,唯自己才有深刻的體會。旅行,説到底,就是為了愉悦自己啊。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