墀頭:一座建築的領結/李丹崖

  我多次流連在老子講學的場所,也是省級文物保護單位——道德中宮。在道德中宮的老祖殿山牆伸出部分,發現左右各有一塊雕花精美的磚雕樣建築構件,大約一尺半的高度,上面分別雕刻着“天官送福”,“松鶴延年”等吉祥圖案,雕工精美,每次去,我都要端詳許久。

  遇見一位老人,稱此為“馬頭”,我猜想,這一定是俗語,後來遇見學古建築的一位先生,方知此物為“墀頭”,又名“腿子”、“馬頭”。多位於凸出于山牆的兩側,承擔着排水和阻水的作用,方知雨水潲濕山牆和邊牆,後來,逐漸演化為裝飾作用。

  後來,我到江南各地去旅遊,見過有墀頭的建築不勝枚舉,實因江南多雨,墀頭在此,承擔了阻水和裝飾兩種作用。江南的雨密密匝匝的飄落,把墀頭洗得油亮油亮,舉起相機拍照,有自帶“美顏”的效果。

  這些凸出山牆的墀頭,有的雕刻有“梅蘭竹菊”等四君子圖案,寓意主人品行高潔,有君子之風。建築,多數情況下,也是被主人用來“託物言志”的主要承載物,就好比暴發户喜歡“大金鍊子”,文藝青年喜歡“棉麻服飾”,小資情調的女人愛侍弄“花花草草”,復古的女人愛穿旗袍……

  有的墀頭雕刻着動物圖案,比如,“麒麟送子”、“馬上封侯”、“松鶴延年”、“獅子滾繡球”……還有一些,似乎是《山海經》裏走出來的神獸,長着人臉,還有一雙翅膀,也像是西方神話中的天使,或許有一些中西合璧的意思。也有的墀頭上雕刻有“蝙蝠”、“元寶”、“葫蘆”、“石榴”、“如意”等圖案,代表着“多子多福”、“富貴如意”等吉祥寓意。

  還有的墀頭上索性直接用漢字雕刻上“福祿壽喜”,倒是簡潔明瞭,我總是覺得有些突兀,少了些諧音雙關的意趣在裏面,赤裸、直接,沒有一些温婉的感覺,蘿蔔青菜,各有所愛。

  在一些宗教場所,墀頭被賦予了濃郁的宗教色彩,比如“蓮花”、“寶劍”、“陰陽板”、“陰陽魚”等,神祕端莊,且有文化特色,讓人一眼望上去,就知道這不是一般的民宅或官宅。

  其實,建築的樣式不同,墀頭也不盡相同。《清式營造則例》中闡釋:“硬山墀頭由下至上一般分為下鹼、上身、稍子三個部分,廡殿、歇山、懸山等建築則無稍子。”這些太過專業,非古建從業人員不懂,我們只需曉得,在穿衣搭配上,不同的衣服,配不同的配飾即可。

  “墀頭”這個名字,單從字面意義上看,箇中有個“犀”字,眾所周知,犀牛的顯著特徵中是犀牛角,有力的犀牛角凸出于頭部,用以禦敵。墀頭,也像犀牛的角一樣,凸出于山牆,只不過,不像犀牛角那樣暴力,而是被賦予了美感,儒雅有致,耐人玩味。建築也像是人,或端莊,或敦厚,或偉岸,或消瘦得站在那裏,屋檐是它的髮髻或帽子,青磚是它的衣裝,墀頭就是它的領結,或者説,一座建築“紳士”與否,關鍵看它的墀頭。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