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福利不嫌多/小 冰

  一個政府能否為民眾辦事,辦多少事,民眾能享多少福利,免費醫療囊括哪些範疇,義務教育到哪個階段,公共設施怎麼樣,這些事的多與少,好與不好,是檢視一個政府為民服務的度量衡。

  得州因石油和化工產業著稱,經濟發展好於其他州,是美國不收個人所得税的七個州之一。在休斯頓遠郊一個叫Galveston的地方,附近有一海灣,海灣不遠處有一個大型煉油廠,進出廠的油輪在海面上穿梭往來。進廠的,將原油送去加工;出廠的,將成品油送往各地銷售。高噸位的油輪,體積碩大,氣勢磅礴,汽笛聲雄渾。與油輪一起穿梭的,還有載客的渡輪,十五分鐘一班,每班裝載百來輛汽車和乘車的人。船隻各行其道,海灣忙忙碌碌。

  天亮時我們到達碼頭,恰逢一艘渡輪即將啟航,排上隊,不用等候,隨車流而上,去海灣對面的Bolivar釣藍海蟹。

  在得州,渡輪歸交通局的公路系統管理。公路由政府買單,因此搭乘渡輪,就只當用一段公路,公路免費,渡輪也免費。用納税人的錢為納税人辦事,“取之於民,用之於民”,原本是無可非議的事。

  我是一個多慮之人,身為遊客,一個沒税可交的外國遊客,我琢磨在哪裏買船票。許是被遺忘了?還是享錯了福利?我犯疑地問小英:“我們在哪裏買船票?”答曰:“渡輪免費,本州人免,外州人免,外國人也免。”

  新墨西哥灣的清晨,海風絲綢般地吹拂。藍天與大海之間,有海鷗的叫聲和撲翅聲。海鷗成群結隊,緊緊地追逐渡輪,一會兒在高空飛翔,一會兒朝甲板俯衝,一會兒又煽動翅膀揚長而去。牠們來來回回地往返,是向我們祈求食物?還是諂媚?還是單單享受生活?

  “鳥兒們被慣壞了,一見渡輪就來討食。”小英話雖這麼説,還是放下揹包,取出事先準備好的麵包分給大家。我們把麵包撕碎,一次次地拋向空中,鳥兒們叫着、飛着、撲着翅膀過來搶食。獵物夠多,鳥兒夠勇,強者得食。有的眼疾手快,在同伴尚未反應過來時,就捕獲一塊;有的在麵包拋出後,還沒形成弧形,就據為己有;我為那些笨鳥着急,牠們飛來飛去,半天捕不到一塊。

  一隻海鷗落在了船艄,牠大大方方地走到我面前,一邊啄食落在甲板上的麵包屑,一邊欣賞同伴們的表演。牠偶爾斜我一眼,伸縮一下脖子,轉動一下眼珠,又繼續啄食,不把我們當回事。這裏的人類和鳥類,簡直沒有尊卑之分。雲端與大海之間,人鳥同樂。

  海鷗是海洋的象徵,是和平天使,無論是站着,還是飛翔,還是在船舷上排着隊跳水,都是我鏡頭下的寵兒。海鷗是友好的,免費渡輪是令人讚賞的。到岸了,半個小時的渡輪,五個人和一部車,如果收費,該是多少?我在心裏琢磨。

  關於福利那些事兒,香港怎麼樣呢?你是否知道,這裏的高速公路是免費的;公立醫院裏一流的醫生和醫療設備是基本免費的;郊野公園是不收門票的;海灘的泳場是隨便進出的,而且,還有專業救生員為你免費執勤,有泳後的淡水洗浴供你隨便使用,等等。

  生活在這個環境的人,時間久了,已經習慣了,樣樣事情來得自然,天經地義。今天這麼掐指一算,倒也數落出一些好處來。公共福利,真是再多都不嫌。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