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有常閒/魯先聖

  陶淵明在他的《自祭文》裏説:“心有常閒”。我想,陶潛先生這裏的“閒”字,是指我們匆匆人生之旅中的小憩,就如書畫作品中的留白,就如我們家中的庭院,那是心靈的窗口,更是人生的頓悟。

  自知者不怨人,知命者不怨天。

  楊絳先生説:“人生最曼妙的風景,是內心的淡定與從容。”

  其實,我們要獲得自在無礙的心靈是有捷徑的,兩個字“放下”,就足夠了。

  不論有多少事情要做,都要常常停下來,常常回頭看看,才會走的更從容,走的更遠,也才會有大境界。

  寧靜是沒有聲音嗎?不,寧靜是徹底忘掉自我。只有當自我從心靈消失的時候,你才真正進入寧靜安詳的澄明之境。

  有人問篆刻大家吳昌碩製印之刀法,吳先生説:“我只曉得用勁刻,種種刀法方式,沒有的。”這是真話。文學、書法、繪畫、音樂等等所有的藝術,技巧是沒有的,你只需要刻苦努力、千錘百煉,自然水到渠成。可以説,那些號稱有技法的人,都不過是藉此混飯吃的江湖郎中。

  什麼是真性情?就是“你最真實的樣子”。真性情的人,做人是最輕鬆的,因為他不用刻意地偽裝當演員。

  善良的情懷以及對於天災人禍的悲憫之心,是一個人最起碼的良知,如果對於他人經受的痛苦幸災樂禍,只説明你的品質已經跌破了道德的底線。

  你無法左右別人的意志,同樣別人也左右不了你的意志,但如果對立的人太多,總是看不慣他人,甚至與社會也格格不入,則只能説明你不合時宜。

  二戰結束的時候,德國柏林幾乎被炸為廢墟。盟軍統帥巴頓將軍視察街區,發現一位家庭婦女,正細心地把被廢墟掩埋的一盆鮮花清理乾淨,放到破敗的窗台上。巴頓非常震驚,他對人們説:德意志民族用不了多久,就會東山再起。

  他的話果然得到驗證,十幾年之後,德國就重新站在了世界的前列。任何一個人,都應該這樣:把深重的苦難,都壓在心底,昂首挺胸,與他人一樣,迎接明天的朝陽!

  説到底,人生是你自己的事。你轟轟烈烈,或悄無聲息,世界一切照舊,與別人也都沒有什麼關係。你向他人炫耀,只會引來反感;你想向誰傾訴,也不一定得到同情。明白了這些之後,你就應告誡自己:你一生的任務,就是一往無前,不求理解,也不求幫助,獨自朝着自己的目標壯麗前行!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