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廬山/白頭翁

  圖:廬山“美廬”別墅/資料圖片

  廬山不高,但山險坡陡,盤山路如藤纏樹,峰迴路轉。

  一九五九年六月二十九日,毛澤東第一次上廬山時,曾有詩“躍上葱蘢四百旋”,(《七律.登廬山》)這四百旋可不是詩人虛指的。毛澤東有心,車上廬山,每拐一道彎,毛澤東就從他手邊的火柴盒裏取出一根火柴,到山頂之後,他數了數整整有四個空火柴盒,他用的火柴每盒裝一百根火柴,刨去他吸菸用掉的四根火柴,準確地説廬山盤山道應該有三百九十六道彎。據説毛澤東一下車就問為他開車的司機上廬山拐了多少道彎?那位司機據實説有三百多彎。毛澤東笑着説,是三百九十六道彎啦!他一伸手,手掌裏攥着一把火柴。

  廬山果然神奇。山上山下兩層天。剛才在山下還酷熱難熬,襯衫前胸後背都被汗打濕了。但一登上廬山,處處秀色,處處綠蔭,廬山松林中竟有濤聲,山風從樹梢上掠過,一陣習習涼風直透肺腑,禁不住讓人聳開雙肩撩開衣襟讓廬山風吹吹,那一身的燥熱,一頭的熱汗,竟在瞬間皆無,悠悠然中,讓人感到心曠神怡,通身放鬆自在,廬山名不虛傳。不在酷熱難熬的三伏天登廬山,你是體會不到廬山之神妙的。在那陣陣清涼之風的吹拂下,再遠眺那鏡面似的鄱陽湖,那時隱時現的長江,那一片片參天的古樹,那一片片彷彿還帶着露水的野花,你才會明白為什麼蔣介石前後竟七十二次上廬山,在廬山前後共度過兩年多的時光;毛澤東三次登廬山,一住也是一個多月,捨不得離開,廬山自有她迷人的地方。

  東晉名僧廬山第一大和尚釋慧遠對廬山有詩:

  崇巖吐清氣,幽岫棲神蹟。

  希聲奏群籟,響出山溜滴。

  有客獨冥游,徑然忘所適。

  揮手撫雲門,靈關安足闢。

  你不登廬山焉有此感?你不登廬山焉有此觀?你不登廬山焉有此悟?你不登廬山焉能“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

  登廬山,此山非登不可。

  登上廬山,你第一眼看見的還不是廬山的奇妙風光,廬山風光,俱在險處。你到廬山,首先映入你眼簾中的是萬綠叢中的一幢幢各具特色各領風騷的西洋別墅。那也是廬山一道獨特的風景線。

  廬山千百年來“養在深閨人不知”,只因為在一百多年前,準確地説一八八六年有位英格蘭的傳教士,不遠萬里,來到中國,又摸到九江。這位叫利特爾.愛德華.塞爾比的英國人在他的國家沒有受過九江火爐般地熱烤,他決心去尋找一方能讓人身心都清爽的水土。當年廬山還是座原始山,不知道這位洋傳教士是如何“摸”上廬山的,但一登上廬山,他立即如同哥倫比亞發現新大陸,他立即用歐洲人的商業眼光發現了廬山的價值,他要把這位深閨之女,喬裝打扮後再嫁出去。這位英國傳教士不僅在廬山,很可能在中國也是成片開發建設的房地產鼻祖。

  他順應潮流,像其他來中國的歐洲傳教士一樣為自己起了一個中國名字,李德立,寓意立功、立德、立言,他取其中。這位洋傳教士不但具有歐洲人對金錢的特異功能,還是位對中國文化有一定了解的中國通。

  李德立利用各種招數終於把廬山的一塊最有開發建設價值的土地搞到手了,這位洋傳教士出手不凡,他搞得是繼天津、上海、香港、澳門之後的中國又一塊租界,租期竟然是九百九十九年。我去看李德立在廬山的別墅,那別墅中有他的照片和塑像,微笑中有執著,平淡中有狡猾,不能不承認他的智商。一百多年前他為自己建的別墅就是一幢“玻璃房子”,現代、超前、實用、美觀。他把他的“租界王國”劃片拍賣,三十多年後,廬山竟有十八個國家的“洋人”,各種風格的別墅竟達五百多座。他還建設了一座廬山最著名的鎮子,牯口鎮,連名字都是他起的,原來叫牯牛嶺,他用英語的音譯叫牯口鎮。光牯口鎮建的教堂就有整整十一座。已然“世外桃源”矣。

  沒看見過李德立在傳教方面取得過什麼成就,但他在土地開發房地產建設上確實是天才。

  當年李德立第一次登廬山當為爬廬山,那“四百旋”都是他拄着棍子,拉着野藤,一步一爬,一步一險“量”過來的,廬山的土地要賣個好價錢,沒有路不行。他在“好漢坡”修了第一條登廬山的石板路,這條石板路至今還在,我遠遠地望去,石階一梯一梯像天梯一樣一直掛上廬山。當年蔣介石、宋美齡、胡適等達官貴人都是用轎子被人從這裏一步一步抬上去的。廬山的轎子不是黃山的滑槓,是名副其實的轎子,一前一後四人抬,也可見“好漢坡”之險。

  據史料記載,當年美國總統特使協調國共兩黨之爭的馬歇爾,看見一隊一隊的年輕軍官讓衣衫襤褸骨瘦如柴的轎伕抬着上山,曾勃然大怒,當面質問過蔣介石,蔣介石下命令,沒人再敢坐轎子。廬山的轎伕得知後集體找到“小天池”,要找“洋大人”論理,選擇題的答案只能有一個:要麼累個半死,要麼餓死。讓馬歇爾將軍着實為難……

  廬山現存的“洋別墅”有九百多座,最有名的當屬“美廬”別墅。因為蔣委員長在此住過,“美廬”也是蔣委員長親自命名的。“美廬”兩個字也是蔣委員長親手寫的,但那已是一九四八年底。一九五九年毛主席要來此住,有人怕刻在別墅中大石頭上蔣介石題寫的“美廬”兩個字礙眼,就命令把這兩個字鑿下去。鑿痕依舊,千鈞一髮,否則歷史不再存照。但毛主席不以為然,他要留下委員長的手跡,他和委員長是老相識了。他一進“美廬”就拍着蔣介石曾經坐過的藤椅説了一句:委員長,久違了!看照片,毛主席心情不錯,微笑着,眼睛瞇縫着。

  “美廬”名不虛傳,美、洋、巧,又不失莊重、大方、典雅,院子也大,院中還有宋美齡的露天浴池。我懷疑是後人杜撰的。但院內古樹參天,一株有四百年的金錢松,亭亭玉立,傲然自如,當閲盡“美廬”中的一場一幕,一情一節。人生亦老樹難老,歲歲朝陽,今又朝陽。據説毛主席也曾站立在棵參天古樹前仰望,沉思良久,是在追尋那遙遠的委員長? (上)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