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制改革加強監管遏制金融槓桿上升

  圖:數據顯示,截至上月末,理財產品增速連續八個月下降,目前降至4%,比去年同期下降30個百分點/資料圖片

  2008年金融危機之後,在三期疊加的背景下,產能過剩、貨幣寬鬆與金融自由化疊加推進。在監管套利與資金套利雙重驅動下,金融槓桿迅速上升,金融資源也開始脱離實體經濟謀求自我運轉。高槓桿是經濟脆弱性的總根源,在實體部門體現為過度負債,在金融領域體現為信用過快擴張。隨着微觀金融槓桿率不斷攀升,宏觀金融槓桿脱實向虛問題凸顯,系統性金融風險防範問題面臨挑戰。/浦發銀行總行戰略發展部高級研究員 宋艷偉

  一、目前金融去槓桿的效果

  2016年7月,中央政治局會議強調要有效防範和化解金融風險隱患。此後,金融去槓桿防風險成為經濟工作主線,一行三會將此作為重點任務予以推進。2016年8月以來,央行維持穩健中性的貨幣政策,通過提高逆回購與MLF(中期借貸便利)操作利率來控制期限利差,通過MPA控制銀行表內和表外資產的擴張速度。2017年4月以來,銀監會發布了一系列監管文件,嚴控銀行同業、理財業務。金融去槓桿政策主線明確,節奏變換協調有序。目前,金融去槓桿效果逐步顯露。

  1、影子銀行規模迅速縮小

  在金融監管的引導下,融資渠道迴歸表內信貸,銀行表內信貸持續高增長,而表外融資增長低迷。銀行業資產泡沫正在逐步被擠出,資金空轉現象正在有效收斂。銀行業逐漸迴歸金融服務實體經濟本源,信貸資產增多,同業資產規模顯著壓縮,資產質量也將穩健提升,系統性風險逐步降低。

  截至10月末,同業資產和負債雙雙收縮,比年初分別減少2.6萬億元(人民幣,下同)和二萬億元。理財產品增速連續八個月下降,目前降至4%,比去年同期下降30個百分點;同業理財餘額比年初減少2.6萬億元。特定目的載體投資增速比去年同期下降47個百分點。今年委託貸款同比少增8279億元。

  2、銀行同業業務增速下降

  以往銀行的資金來源主要以被動負債的存款為主,但在加槓桿的利益驅動下,銀行積極地發展主動負債業務,主要包括同業拆借、賣出回購、發行債券等。近年來,幾乎所有的主動負債均發生在同業之間。同業存單數量與價格齊升,成為金融加槓桿的新途徑之一。

  金融去槓桿以來,同業業務受到壓制、增速下滑。例如,“同業存單+同業理財+委外”的同業業務模式嚴重萎縮。在“同業存單+同業理財+委外”的同業業務模式下,銀行通過發行同業存單購買同業理財,資金從表內轉向表外,然後理財對接委外,委外再通過金融機構加槓桿投向資本市場。這一業務模式屬於“46號文”明確界定的“監管套利”和“同業空轉套利”。“6號文”還指出,“督促同業存單增速較快、同業存單佔同業負債比例較高的銀行,合理控制同業存單等同業融資規模”。

  二、完善金融去槓桿的配套機制

  隨着金融去槓桿繼續深入,企業融資結構將得到改善,融資成本將有所降低,金融將更有效地支持實體經濟的發展。長期來看,隨着經濟領域和金融領域的各項改革,實體經濟效率的提高也將有效防範金融風險的發生,進而實現經濟和金融的良性循環。金融去槓桿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它是金融體制改革的重要一部分。下一步金融去槓桿有望在以下兩個方面強化推進:

  1、打破剛性兑付

  金融去槓桿主要是將影子銀行重新定位並納入監管,壓縮套利空間和彌補監管短板,使金融體系更好地服務實體經濟。這些舉措能夠抑制金融槓桿膨脹和資產泡沫,加強金融風險防控,而剛性兑付的存在將繼續催生金融資產泡沫。在剛性兑付的影響下,市場忽視經濟運行規律,信貸整體盲目擴張,企業暴露的問題被掩蓋,原本融資能力較弱、存在風險隱患的企業也獲取了信貸資金。這種情況的持續將造成金融風險堆積疊加,資產泡沫不斷滋生,影響到金融系統的穩定,有違于金融去槓桿的目標。一旦高槓桿率下剛性兑付難以為繼,違約事件大量出現,積聚的金融風險爆發,潛在的泡沫破裂會造成金融市場和實體經濟的強烈震盪。

  為此,打破剛性兑付首先要加強金融市場監管,在前期金融去槓桿舉措基礎上持續加強監管力度,防止金融違規行為出現反覆。並且,打破剛性兑付不能一蹴而就,要結合金融去槓桿措施,出台適當的監管規則,引導市場逐步過渡,有效控制風險隱患。要完善金融市場的監管機制,對兑付問題進行引導和規範。

  2、統一資產管理行業監管

  在社會資金流向改變、傳統銀行業務轉型的大潮流下,資產管理行業已成我國金融服務業中規模最大、發展最快的行業之一。

  資產管理行業的快速增長不僅契合了宏觀經濟增長、社會融資結構變化、居民旺盛財富管理需求拉動,而且也承擔了監管套利功能的大力推動。資產管理行業是通過監管套利實施金融加槓桿的重要領域和重要渠道。

  當前,各資管產品投資標的多元化,產品和交易結構越發複雜。尤其包含優先、夾層、劣後分層結構的“結構化資管計劃”,給劣後方放大交易槓桿提供了便利,是引發市場不穩的重要因素。導致這一原因的重要體制基礎是,在包括銀行理財、信託、基金、債券、期貨、保險等在內的資產管理業務迅速發展的同時,資產管理行業卻缺乏統一的監管標準和統一的監測監控體制。

  目前由央行牽頭制定的資管統一監管標準新規,雖然仍屬於徵求意見稿,但是這個綱領性文件覆蓋了原證監會管轄的券商資管、信託產品、公募基金,以及銀監會管轄的銀行理財產品、保監會管轄的保險產品。統一資產管理類業務的監管標準,完善穿透監管機制,能大幅約束金融機構利用監管標準差異進行監管套利,擴大金融槓桿。

  (文中觀點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