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俗之魅力/延 靜

  立冬那天,我們按老習俗,中午吃餃子。立冬是冬天的開始,吃餃子也許是為了提高人們的胃口。當天照例給外地的幾家親戚打電話,問候平安。先是打到上海的妹妹家,沒等我開口,妹妹就問“吃餃子了嗎”,我趕忙告訴她“剛吃完”,問她吃什麼。她説“兒子女兒回來了,剛一起吃完餃子”。妹妹小時候在北方長大,儘管北京和上海相距上千公里,她還保持着北方的習俗。

  我們又打電話給在齊齊哈爾的老伴兒的三叔,他已經九十歲,身體還好。電話通了,三嬸接電話就問我們吃什麼,並告訴我們,“孩子們都回來了,很熱鬧,剛包完餃子,正準備吃吶”。我不禁驚訝,習俗的魅力何等之大。

  從此我聯想到在韓國時的一位老教授,雖與立冬無關,但與吃餃子密不可分。這位教授姓金,在韓國小有名氣,終生致力於教育而拒絕做官。據説韓國幾位總統曾邀請他出山,擔任國務總理,他嚴詞拒絕。請他出任駐外大使,他也拒不接受,仍然一心撲在教育上。他卸任大學校長後,專心著書立説。

  金教授曾在中國呆了多年,參與過韓國臨時政府的工作。他的夫人在黑龍江長大,更習慣中國式的生活。我出使韓國期間,只與金教授見過一面,是在中韓建交初期季羨林教授訪問韓國,韓方舉行的歡迎宴會上。那之後,我每年舉行國慶招待會都邀請金教授和他的夫人,但他們始終未出席。後來才了解到,因為國慶招待會有政府官員在場,他們不願出席。出於對老教授對中國的友好和對他本人的尊重,好長時間我一直琢磨如何把老教授請到使館來做客。

  離開韓國那年,過春節時,我突然想到,也許以過春節設餃子宴的方式,能把老教授和他的夫人請到使館來。與老教授聯繫時特別説明,家庭式團聚,吃餃子,輔以幾個中國菜,沒有官員出席,老教授聽後欣然同意。這年過春節,我們除與使館人員歡聚外,是和老教授和他的夫人一起過的,吃的是熱騰騰的中國三鮮餡餃子。老教授和夫人很高興,説他們已養成中國習慣,在家過年也吃餃子,但很多年沒有吃過這麼香的餃子了。

  從立冬想到吃餃子,從吃餃子又想到我在韓國時的一段有趣經歷。我在韓國只呆了幾年,但現在過一段時間,就想吃韓式泡菜,就想吃韓式烤肉。由此可見習俗有多麼大的魅力。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