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兒時防震/陸琴華

  十一月十二日,伊拉克發生七點三級強烈地震,這讓我想起小時防地震的事。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八日,我國唐山發生七點八級地震,給當時的唐山人民造成了巨大的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

  地震跟其他天災一樣在當時無規律可循,自此有一段時間,舉國上下,無論農村還是城市都進入了防震狀態。當時我讀小學四五年級,生活在農村,至今對那時農村防震記憶猶新。那時農村基層行政單位,鄉一級叫人民公社,村一級叫生產大隊和生產小隊。一時間大會講小會説,就是安在村子中間的幾隻大喇叭也是不停地在宣傳,動員社員行動起來,積極防震。

  如何防?因地制宜,就地取材,搭建防震棚。搭建防震棚離不開棍棒和柴草,家家搭户户蓋,一時間那些棍棒和柴草就成了搶手貨。家裏有現成棍棒的拿過來就用,一時間沒有棍棒的人家,院前院後有的是樹,伐幾棵就是了,實在沒有的,跟大隊幹部或小隊幹部打個招呼,他們就能為這些人家排憂解難。

  我兄弟姐妹八個,再加上爺爺奶奶,一家十多口人,都在同一時間搬進防震棚裏住,不是一件易事。搭防震棚的棍棒不足,隊幹部知道了,就幫助我家解決。搭建防震棚的材料備齊了,在哪搭建呢?現在有些人家搭個廁所都沒地方,我小時農村家家户户空地或者閒置的地不少,屋前一大塊,屋後一大塊,來到溝邊地頭還有一大塊。想在什麼地方搭防震棚全憑自個喜好。我家有個鄰居,不知是嫌住在村子裏吵,還是對水有興趣,在家住的房屋附近搭了防震棚,又來到村外的河堤搭防震棚。防震棚成了那時特有的建築,特別的風景。

  説是防震,其實也就是夜裏到那兒睡個覺,其他時間不是到隊裏參加勞動,就是三五人聚集在一起擺龍門陣,用今天的話來説就是八卦,甚至有人在八卦的時候説:“什麼時候地震呢?”這不沒災找災嗎?原來他們一個個都在防震棚裏睡了一段時間,有人已經對防震開始產生鬆懈情緒了。既然是“棚”,自然不能跟平時住的又寬又大又亮堂的房子比,那防震棚一般成三角形,上尖下寬,形狀跟一座長溜溜的山脊樑似的,狹窄逼仄,不要説放一張牀不合適,就是放張吃飯桌子也不合適。想在裏面棲息或睡覺,只能打地鋪。那時我們那兒已經通電多年了,來到防震棚裏躺下,卻是黑乎乎一大片,原來幹部規定,照明線不能私拉亂接,那時有個別人家不守規矩,私拉亂接造成電源短路就引起火災,造成了不必要的損失。所以不管在哪搭的防震棚都不能把電燈線拉過去,以防萬一。

  時間長了,還沒有地震,有些大人就想搬出防震棚,我們小孩子正好跟那些大人相反,對防震棚情有獨鍾,百住不厭,從學校一回到家裏,不管困不困,都要來到防震棚裏躺一會。現在不少文章都強調人的生命只有一次。那時家家户户,人人防震,其實也是珍惜這一輩子僅有的一次生命,幹部為了強化社員防震的意識,還對在防震方面做得好的人家進行表彰和獎勵。

  我一家十二口人,當時一到晚上都住進了防震棚裏,幹部很滿意,就給我家發了一張大紅獎狀和一把挖地的鐵叉。據説地震前有一些預兆,比如蛇出洞,蛙聚積,家禽不進窩,還亂飛,我們不能不幹活專門睜着一雙小眼去觀看這些自然現象啊!

  不過,也設法通過其他渠道來給自個提個醒。咋提醒呢?睡覺前。我們把一隻洗臉鐵盆倒扣在地鋪一頭,睡前,在這倒扣的鐵盆上倒立着一個空酒瓶,然後再在這倒立的空酒瓶上放一隻瓷碗。有一天夜裏,我睡得正熟,我家那倒立的酒瓶突然轟然倒下,發出很大的響聲,父親從地鋪上一躍而起,赤裸身子跑到外面,破着嗓子喊:“地震了!地震了!”喊了好多遍,整個村子仍然靜靜的沒有任何響應。

  原來倒立着的酒瓶是被夜巡的貓撞倒,害得我們一家虛驚一場。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