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歌法立法:誰將墮入法網?/鄭卓標

  昨晚的亞洲盃外圍賽,港足主場迎戰黎巴嫩,再有本地球迷於播放中國國歌時發出噓聲。

  《國歌法》已於十月一日起在內地正式生效,全國人大常委會亦已通過將《國歌法》納入香港基本法附件三,即將透過本地立法實施。“一國”之下,《國歌法》同步在港澳立法,理所應當;同為國民,尊重國家、尊重國歌乃天經地義。更何況,香港早有國旗、國徽條例在先,本次的《國歌法》本地立法實際只是補遺,並無任何新奇之處。

  然而,就是這樣一件本無可置疑的事情,反對派卻又藉機造謠恐嚇,妄圖掀起社會恐慌,其實質仍是“港獨”思想作祟。愛國是每一個人最樸素而神聖的情感,奉勸反對派不要再挑撥是非,切勿與全體人民為敵。

  國旗、國徽和國歌,是代表一個國家最重要的標誌。維護它們的尊嚴,就是維護國家的尊嚴,也是維護全體人民的尊嚴,這是每一位公民應盡的義務。香港作為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有責任為全國性法律的《國歌法》在本地立法並執行;港人作為中國公民,同樣有責任和義務去尊重和捍衞國歌的尊嚴。《國歌法》列入基本法附件三進而本地立法,是“一國”先於“兩制”的必然要求和必要之舉。    

  事實上,早在一九九〇年香港基本法正式經由全國人大通過時就已明確:“有關國旗、國徽、國歌的全國性法律可列于基本法附件三,需要在特別行政區實施。”一九九七年,根據香港基本法第十八條,國旗法和國徽法被納入基本法附件三,香港自行制定的《國旗及國徽條例》也由一九九七年七月一日起正式施行。一九九七年八月二十日,時任政制事務局局長孫明揚在臨時立法會中表示,如有需要會就國歌問題考慮本地立法。

  由此可見,此次全國人大通過決定將《國歌法》列入基本法附件三,並不是什麼新點子,更不是單純針對香港近期的政局,而是因應內地《國歌法》生效的一個順理成章的“補遺”動作,具有充足的法律依據和完備的法定程序,在法理上具有無可辯駁的適當性和正當性。

  反對派恐嚇仍用老一套

  然而,就是這樣一件理所當然的事情,卻又被反對派藉機挑撥是非,用的手段仍是老一套:造謠、恐嚇、妖魔化。一些反對派故意渲染《國歌法》本地立法“執法難”、“市民容易誤墮法網”、“創作空間將受限”等言論,更有甚者直接嚇唬民眾“普通話不標準唱國歌要被抓”、“坐輪椅人士聽到國歌不起立算違法”、“《國歌法》立法的目的是給港人洗腦”……

  反對派肆意妖言惑眾,瘋狂歪曲事實,背後的真實意圖唯“港獨”無他,目的就是要製造恐慌,煽動港人的對立情緒,製造不必要的政治紛爭,破壞兩地關係。

  有關香港對《國歌法》本地立法的具體把握標準,全國人大常委會副秘書長、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早前説得很清楚:核心五要素不能少,具體操作要看香港本地情況。其中核心五要素包括:一、歌譜要按照《國歌法》附件所列出的歌譜標準;二、國歌不可以作為商業用途,也不容許“二次創作”,改變音和詞都不可以;三、奏唱國歌時要有一定禮儀,在場人士應該肅立;四、強制性的中小學國歌教育,目的不是讓中小學生背熟歌詞,而是讓他們明白歌詞的背景;五、必須規範處理在公開場合侮辱國歌。

  李飛提出的核心五要素,是一個公民對自己國家最基本的尊重,並無半點為難之處。香港實施《國歌法》的主要目的也是為了維護國家尊嚴和增強港人的國家意識,而絕不是為了故意刁難、懲罰港人。在“依本地情況的具體操作下”,香港之前也早有《國旗及國徽條例》做了二十年成功範例,證明並沒有正常市民“誤墮法網”。

  無底線者和幕後唆使者

  近些年,在反對派長期處心積慮的挑動下,一些港人尤其是年輕人國家意識淡薄,屢屢在體育賽事上侮辱國歌,嚴重破壞香港形象,其行為已經不僅是未盡公民義務,更喪失了做人的基本素養。即便是《國歌法》納入基本法附件三之後,仍有人“頂風作案”,這也正體現了《國歌法》本地立法的急迫性和必要性。真正將墮入法網的,是這些無底線者和幕後唆使者。

  期望《國歌法》本地立法儘快完成,儘快遏制住歪風邪氣,不要讓少數人繼續肆意侮辱國家尊嚴、挑戰人類基本情感,這是廣大港人的主流民意。  

廣東省政協委員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