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威爾與特朗普“更夾”\中原地產亞太區副主席兼住宅部總裁 陳永傑

  美國總統特朗普宣布,提名美國聯儲局現任理事鮑威爾為下任聯儲局主席,鮑威爾對加息態度温和,屬於“鴿派”中人。由於提名人特朗普也公開明言自己喜歡低息環境,筆者估計明年特朗普可能發功令美國息口與他“更夾”。

  特朗普提名鮑威爾出任下一任聯儲局主席,需要參議院確認,順利通過的話,鮑威爾將會在明年二月份接任。64歲的鮑威爾,由2012年起出任聯儲局理事一職,貨幣政策態度與現任主席耶倫相似,預料會延續耶倫的政策。而且他未曾在聯儲局公開市場委員會中投下反對票,故相信會維持温和立場。

  美國太“窮”通脹難升

  鮑威爾接掌聯儲局之後,從主觀及客觀角度分析,明年美國加息幅度亦相當有限。主觀角度方面,鮑威爾繼續“放鴿”機會很大,因為提名他做主席的特朗普也喜愛低息,雙方必定“啱嘴形”。

  客觀角度影響就更大,美國如想大幅加息,障礙重重。美國政府及國民總負債,經已達到68萬億美元,進入天文數字時代。以家庭計,每户欠債638萬港元,每人計欠債162.5萬港元,人均所欠利息達到6.2萬港元,由於美國人最新儲蓄率只得3.1%,持有的資產也不多,所以,消費能力不強勁,造成美通脹率長期低於2%的目標水平。聯儲局對於通脹低迷表示大惑不解,或許他們太過“堅離地”,忘記美國國家及國民都是“重數組”。低通脹這個謎團,就由筆者以一個“窮”字代為解答。

  美國九月份整體耐用品訂單按月勁升2.2%,升幅高於預期,數據是受到颶風哈維及艾爾瑪影響。如果沒有這兩個風災,美國人依然繼續“慳家”,因為自從前年底美國開始加息四次各0.25釐,合共1釐,經已令美國人的債務百上加斤。

  聯儲局提出加息,不是今天的事情,早在五、六年前筆者撰寫這個專欄不久已指出,聯儲局加息進度會來得很慢。當年筆者叫大家不必擔心加息,指出這個息魔不太惡。結論是這幾年美國只加息共1釐,證明當年分析正確,相信筆者的讀者應獲利不菲。原因是早已看穿美國太窮這一張底牌,她們根本無力加息。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