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敏奔月\舍予

  圖:魯敏小説作品《奔月》\作者供圖

  説到奔月,大概都會想到我們熟悉的古老傳説—嫦娥奔月吧。此奔月非彼奔月,魯敏作為魯迅文學獎的得主,用她擅長的探索虛妄的筆觸,帶給了讀者一本不一樣的《奔月》。

  大概是受電影《擺渡人》影響吧,有人説,寫作亦如擺渡,渡人,也是渡己。我想,這話用在魯敏的風格上倒是貼切的。魯敏善於用小説的虛妄構建起一個暗疾叢生的世界,然後全身心地貼近那些生活中的哀慼與慈悲,同她筆下的眾生一起經受生命中的困惑與考驗,小説《奔月》中亦然。以小説之虛妄對抗現實之虛妄的寫法,在魯敏的筆端處處可見。

  只需翻開《奔月》的第一頁便知道,這是一個與嫦娥奔月絕無關聯的現代故事,但卻是一個情節超乎尋常的故事,一個同樣關於得與失的故事。魯敏將筆觸對準都市族群精神的折射,各階層人物的情緒、內心都在故事的點滴中呈現。細讀下去,或許你也會偶爾發現,小説中的某個人物身上,似乎也有着自己的影子。只是,小説畢竟是一種文學藝術,來源於生活卻高於生活,現實中的人們,能像主人公小六那樣去做的,終究寥寥無幾。

  小説分為十五個章節,分別從主人公小六、小六的丈夫和情人、母親等幾位人物中轉換叙述角度,讀這部小説的時候,會把自己的感情帶進去,剛開始感動于小六丈夫的執著,厭惡小六情人的濫情,同情失去女兒的小六媽媽……到最後,小六説服自己回到自己的城市,看到的卻是另一番景象,我想她是失落的,也許她是釋然的,這個結果,也許也正是她所希望的,她重生了,與之前的生活徹底説“永不再見”了。

  回到現實中,我們每個人都會和小六一樣,經歷着每一件最普通不過的事情,工作的壓力,家庭的壓力,情感的壓力等等,當自己感覺很累很累的時候,第一個就會想到逃往沒有人認識的地方,如果一切能夠從頭來過。逃避是最無能的表現,也卻是最直接脱離痛苦的方式。換個角度,要獲得一些,畢竟要失去一些做代價,或者説失去也是一種獲得。

  “唯有失去,是通往自由之路”,小説中的主人公小六就是衝着自由而離開,可最後為什麼又回來?還是心中有不捨、不甘,或者期待着失蹤再次回來後會有一個新的面貌吧,小六猶如鳳凰涅槃重生,在小説的結尾,給我們讀者留下了無限的遐想,小六的何去何從,只要她一直追求自由,那麼腳步就不會停下吧。我們的生活亦是如此,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但要記住,上天若是關掉了你人生中的一扇門,那麼在你不為意的地方,大約還有一扇敞開的窗在等着你。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