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陸:中國女孩最早的指甲油\李丹崖

  我還沒有見過真正的指甲油之前,最先見到商陸。

  “商陸”這個名字,聽起來,有古意,似乎是從商代而來,陸地上能量巨大的植物。當然,這只是我最初望文生義。

  早些年的鄉間,常常能在屋後、溝邊見到商陸的影子,它綠油油的葉子,青中帶紫的葉梗,白色的小花,花落後,結出扁球形的果實,果實成絳紫色,用手指一掐,汁水亂濺,這些果實的汁液被鄉間的女孩子用來染指甲。

  誰説鄉間的女孩不愛美?恐怕城市的女孩還不知道染指甲為何物的時候,鄉間的女孩已把商陸塗得指甲嬌艷可人。或者説,城市女孩還在用油漆來塗抹指甲的時候,鄉間女子已經使用純天然無污染的商陸來美甲。

  我一直這樣覺得,在遙遠的古代,女子出嫁的時候,化粧盒邊擺放的除了胭脂水粉,一定還有一枝商陸,用它來把指甲塗得通紅,為悦己的情郎而容。

  有人稱“紅顏禍水”,商陸被作為一種藥材來用,可以逐水消腫,作為指甲油,可以粧扮美貌,但商陸是一種略含毒性的植物,尤其是它的根部,分兩種,一種像人參,呈黃白色,一種呈紅色,有劇毒。這讓我瞬間覺得,商陸好像是一把雙刃劍,它可以是美貌與德行並重的王昭君,也可以是一笑傾國的褒姒。

  翻閲資料發現,我國在唐代才開始有染指甲的風尚,唐代以後,楊貴妃染指甲一般用的是鳳仙花,把鳳仙花的花朵和葉子搗碎,加入適量的明礬,用以塗抹指甲。但是,誰都知道,鳳仙花盡管有香味,但它的腐蝕性是很強的。用久了,手指上會有疾患出現,比如,脱皮,長此以往,常在君王之側伴駕侍寢,觸碰之間,甚為磨手,何談“膚若凝脂”?

  我還是覺得商陸好,儘管沒有鳳仙花嬌艷,但也沒有鳳仙花毒性大。這樣一種低温的美好,豈不更長久?

  在我的故鄉亳州,多有商陸生長,這和兩段歷史典故有關係。

  一是“天命玄鳥,降而生商”,説的是太陽女神羲和救了一隻受傷的玄鳥,玄鳥為了報恩,不久銜來一顆胭脂草的種子,還有一隻鳥蛋,羲和把這顆種子種植下來,後來,就有了“商陸”,把鳥蛋吃了,就生了契。自此開始,商陸被女人用來粧扮自己。只是,沒有成為風尚。

  另一是曹操格外喜歡商陸,房前屋後種的除了芍藥,全是商陸。當年,曹操邀華佗來為自己治療頭風病,為了檢驗華佗的醫術,專門用一個中草藥謎語來考考華佗,曰:“三十除五兮。”華佗指着曹操庭院裏種植的商陸脱口而出答:“正是此物”。曹操爽朗而笑,曰:“神醫果然知我。”

  《詩經》有云:“我行其野,言採其蓫。昏姻之故,言就爾宿。爾不我畜,言歸斯復”。這個“蓫”,其實就是商陸,有人説,蓫即“逐”,與商陸的“逐蕩水濕”關聯很大,的確很有道理。

  一次去老子的出生地道觀天靜宮,在院牆角落也種植有商陸,問道長,道長説,道家稱之為“神草”或“天草”……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