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與中央公園親密接觸\海龍

  圖:中央公園猶如紐約的肺\資料圖片

  每當走過紐約第五大道九十六街往大都會博物館的中央公園路上,我都油然而生一種親切和自豪感。多年前,我漆過這裏的中央公園。

  中央公園是紐約的肺。它佔地三萬四千多公畝。可貴的是它四四方方,坐落在寸土寸金的曼哈頓正中央。它周邊是聞名世界的第五大道、公園大道,公園西和哥倫布大道、阿姆斯特丹大道,都是荷里活和小説中常見的場景。而中央公園離紐約最經典最熱鬧的場所都很近,時報廣場、林肯中心、洛克菲勒中心和幾十家著名博物館都在它步行輻射圈裏;而最炫的服裝、時尚和世界著名的商圈則就在它的襟懷裏。是故,來紐約者不到一下此地常引為憾事。

  建中央公園是一個半世紀以前紐約人的卓識遠見。它是美國創建最早的自然森林公園和氧吧。難得的是,在這繁華大都會裏它保持了原始狀態,讓受盡現代繁忙困擾的紐約人可以一步踏進遠古和山野,穿越時空倏忽忘卻今夕何夕。

  中央公園裏有山有水有古堡也有劇場。但它嚴格規定不得用現代化手段干擾生態。西方人美學概念有些生猛,他們喜歡原始蒼莽和荒原,寧可讓河山荒着。這裏的植物自生自滅,花兒自謝自開。春去秋來自然代序,在這裏我們能看見原生態的紐約,一如五百年前甚或五千年前的樣子。

  中央公園樹木死了倒了就橫在林中,腐植物化作春泥更護花,這裏巉巖峭壁糙厲、粗獷、生猛且藴含真趣,不勞修飾更不準“美化”。當年,紐約人有遠見地為後代打造了這一片伊甸園和淨土,留下了這個調節紐約環境的綠肺。由於中央公園夠大,它能形成自己的小氣候淨化紐約空氣、氣温甚至濕度,實實在在地造福一方。據考,建造中央公園是美國十九世紀的一項巨大工程。它全部耗資一千六百萬美元;而當時美國向俄國購買阿拉斯加才只用了九百萬。由此可以想見當時人們可貴的“奢侈”和前瞻性。

  我在紐約居住近卅年,有幸居所一直與公園毗鄰。但跟公園最密切的一次接觸卻是去漆中央公園,是十幾年前的一個機緣。那時兒子上高中,他已經是資深童子軍成員。自小學起他參加童子軍野營、訓練及義務勞動,已經獲取了幾十枚獎章而逐級升遷到了最高級別的鷹級。成員要得到鷹級證書(由在任美國總統簽署),制度規定必須獨立組織一次大型活動以展示並驗證其領導力和周密計劃能力。這項計劃不容易,一般要籌劃很久。有人聯繫組織宗教活動,有聯繫醫院、服務老人中心之類、有幫助競選等等。

  兒子卻聯繫了中央公園。他計劃了半年,是幫助漆游泳池及遊樂場的欄杆等。這次活動陣仗不小,因為制度規定必須完全由鷹級申請者本人籌組,所以我們愛莫能助。看着這個小人兒像螞蟻搬山般一個個聯繫朋友、組織活動並安排人手、聯繫接洽工具、場地和所有細節,真覺得這件事情非常鍛鍊人;也深深感動於美國人居然放心把這樣一項大型的活動讓孩子自己去策劃、組織。

  替孩子捏了兩把汗,終於到了活動那天。天氣晴朗,兒子竟然組織了幾十號人,蔚為壯觀。其中主力當然是童子軍同伴和教練、老師,但他也召喚了不少同學、友人和家庭朋友;有些我都沒想到的人卻被他請來了,勞動場地一片驚呼和驚喜。那天,我們幹得熱火朝天。從清理、打磨鏽跡到上保護料到塗漆最後完成,我們完成了近百米的柵欄和各種設施。看着煥然一新美麗的場地和成果,大家都感到無比興奮和愉悦。自此,我感到跟這塊地界有了因緣。以至於此後每路過此地,都下意識地去摸一摸,審察一下柵欄、設施上有沒有鏽跡,油漆是否勻停是否光滑……

  漆中央公園是一個有趣的經驗,它既鍛鍊了孩子的領導力,又增進了市民的參與感;把城市的公園變成了我的公園。因為,這裏不僅有當年建園者的努力,也有了我的汗水和念想兒,成了我記憶中的一片心靈棲息地。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