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區養老\純上

  新加坡、日本政府近年來都在積極推行“就地養老”措施。他們在老年人原本居住的社區周邊提供醫療設施與活動場所,包括建立多功能的日間照料中心“託老所”,讓老人不必離開原有的親朋好友、左鄰右舍,能在熟悉的環境中安度晚年。不用説,這種安排受到大多數老人的歡迎。你聽後是否也覺得這個方案兼顧老人、家人以及社會的需求,對解決人口老齡化問題是個不錯的選項呢?

  然而,橘生淮南為橘,生於淮北則為枳。近日,南京江寧區一新建社區按照協議建立了社區養老中心,準備迎接老人入住,卻遭到社區大批業主的反對和抵制。有人説:社區多兒童,老人入住被孩子衝撞了怎麼辦?還有人説,事先未被告知此類配套設施,業主的知情權受到侵犯。還有人説,聽説配套設施中有停屍的“太平間”,實在令人難以接受。

  開發商與物業公司都堅稱曾將資訊公示三次,購房合同中也寫得清清楚楚,住户不了解情況責任不在他們。但他們與業主缺乏溝通,讓人感到是突然襲擊,還因此以訛傳訛,助長了謠言滋生,也難辭其咎。更重要的一點,在我看來,是任何外來理念要克服水土不服的問題,還需攻心為上,讓國人真正接受這種養老方式。

  比如,對衰老、疾病、死亡畏懼是人之常情。南京那些業主不希望社區有醫院、停屍房之類的“晦氣”所在,特別擔心年幼的孩子受到“污染”,也可以理解。此時,如能讓他們親臨現場,了解養老設施的具體情況,看到乾淨整潔的環境,專業細緻的服務,就能化解一些無謂的擔憂。其次,將心比心,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家有養老需求的業主,估計更容易接受這種養老安排。

  試想一下,老人不用離家入住敬老院,免去臨老還要和陌生人打交道的麻煩,既能在家門口接受醫療、康復等服務,又能享受天倫之樂,何樂不為?對上有老下有小,平日還天天要上班的打工族,家中老人有專業人士照料,又能就近探望,也更放心。而且,讓老人和下一代同住一個社區,也能綜合使用社區資源,促進祖孫情誼,高效利用社會的養老資源。國外早有專家發現,讓兒童經常去敬老院看望、陪伴老人,有助於改善老人的心理健康,也讓兒童獲益于老一輩人可貴的人生智慧和温馨愛心。

  當然,光有理論不行。説千道萬,如果具體操作中出現了問題,再先進的國外理念都沒法在本土落地發芽,根深葉茂。像南京這個社區,提供養老設施是讓其他社區的老人搬入使用,不見得是照顧本社區的需要。業主不能接受這種“自上而下”,簡單粗暴的操作方式,覺得自家的孩子比別家的老人更重要也是人之常情。一味譴責反對“託老所”進入社區的業主自私自利或“不仁不孝”並不是解決問題的好辦法。站在道德制高點指點江山固然讓批評者心情舒暢,自覺高人一等,卻無法改變世道人心,難以讓政策、措施真正得以有效實行。

  相信在人口老齡化日趨嚴重的時代,我們能儘快找到適合國情,接地氣、有實效的養老方式。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