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雄與時勢\嚴詩喆

  每個孩子的心中都有一個英雄,兒時的我也不例外。美國第一任總統華盛頓,便是我心中的英雄。他領導獨立戰爭,建立了美利堅合眾國。同時,他淡泊權位,誠實做人,信仰並踐行民主政治,這些個人思想和品德對奠定美國的建國和發展模式起到了決定性作用,並對後世有深遠影響。由此,我便片面的認為:華盛頓就是美國的創造者,他對美國乃至世界歷史都起到了里程碑的作用,是這樣一位英雄創造了時勢。然而隨着年齡的增長和對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淺嘗,我開始質疑自己的觀點,開始困惑:究竟是英雄造時勢還是時勢造英雄?

  要想解決這個問題,首先要明確英雄和時勢的概念。我認為所謂英雄就是指那些不同於普通個人,對歷史發展影響非常顯著的歷史人物。而所謂時勢則是指在一定歷史時期內各種社會條件的總和所造成的社會發展的具體態勢。

  有言道:“歷史者英雄之舞台也,捨英雄幾無歷史”。從英雄造時勢的角度看,我認為一方面,歷史人物是歷史事件的當事人和策劃者。他們直接參與、指揮那些重大的歷史事件,並留下自己鮮明的印記。正如華盛頓與美國獨立,秦王嬴政與統一中國,陳勝、吳廣與農民起義。歷史人物對這些歷史事件有着決定作用,從而導致社會發生曲折或跳躍。另一方面,歷史人物是歷史事件的發起者和組織者。他們站得高、看得遠,揭示出新的歷史任務、提出可行方略並組織實行。從這一層面看,英雄造時勢確有其合理性。

  然而,接觸過馬氏哲學,我們可知,英雄造時勢是一種英雄史觀,是不科學的觀念。馬克思主義哲學主張從必然與偶然的辯證統一中理解個人的歷史作用,不能誇大個人。也就是説,所有歷史人物會因其智慧、性格因素對社會進程發生特殊影響,但這些作用僅僅是歷史進程中的偶然現象,只能夠成為社會發展的個別原因。歷史人物憑藉自己的才能和性格特點,雖然也能左右歷史事件的外貌或某些後果,但這些特點終究不能改變社會發展的方向。歷史人物不能消除歷史規律,歷史的總體進程也不會因“英雄”的出世而改道、不會因“偉人”的隕落而易轍。

  在發現了“英雄造時勢”觀點的不科學之處後,筆者又在思考應該如何解釋“時勢造英雄”。我想,可以從以下三方面理解這個觀點。其一,時勢召喚英雄。當歷史任務成熟時,時勢好像在張榜招賢,呼喚着英雄的出現。同樣拿陳勝、吳廣舉例,正是秦末中國社會矛盾激化,一觸即發,當此之時,陳吳二人揭竿而起,英雄也就“應運而生”。其二,時勢鍛造英雄。時勢像個大學校、大熔爐,培養、鍛鍊了人們。特定的歷史條件形成的時勢,為英雄提供了罕見的機會,比如內地在新民主主義革命時期,就讓許多昔日的普通大眾在革命洪流中脱穎而出,成為將軍和領袖,如湖北省紅安一個縣就出了二百三十三位將軍,被稱為“中國第一將軍縣”。艱難困苦,玉汝于成。其三,時勢篩選英雄。古語云:“草之精秀者為英,獸之拔群者為雄。”歷史的時勢如大浪淘沙,真正的英雄才會被推到歷史舞台的前面。從這一層面講,我便開始贊同時勢造英雄的觀點。大勢所趨,英雄遂起,時勢是造就英雄的先決條件,是歷史前進的方向。它是規律的,具有重複性。拿人們熟悉的曹操來説,他是“治世之能臣,亂世之奸雄”。治世與亂世很明顯就是社會背景,也就是時勢,不同的時勢會有不同的曹操,此乃時勢造英雄也!

  而究其本源,我們也不該把視角僅侷限在思考英雄與時勢的辯證關係上。討論英雄與時勢實為在思考個人在歷史中的作用。不同的人之作用大小不同,我們應該全面、客觀、理性的思考,不能誇大也不能削弱。對這一問題,筆者認為,值得思考和探究的空間還挺大呢!

責任編輯: 大公網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